本大法師 佛學講座講義--在家菩薩戒本講解


第一點理由:有很多很多在家弟子,受完在家菩薩戒,對菩薩戒的內容尚未全盤認識,一知半解,大戒不犯,小戒不斷,甚至大戒也犯,因此一一犯戒,個個心生煩惱,不能持戒反而犯戒,不能上升反而墮落。因此陸陸續續,電話打來請我開示,我今日特別講說在家菩薩戒本的理由在此。

第二點理由:因為學佛就是要成佛,成佛必須發菩提心,發過菩提心當下即是菩薩,當菩薩必須要受菩薩戒,(菩薩為因,佛為果。)十方三世諸佛皆受菩薩戒而成佛故。

四種菩薩:一、名義菩薩。二、凡夫菩薩。三、登地菩薩。四、佛菩薩。

名義菩薩、凡夫菩薩是三界內菩薩,未開悟證果的眾生。登地菩薩、佛菩薩是三界外菩薩,開悟證果的菩薩。

第三點理由:因為受完戒,大家對菩薩戒真實義理不能正確認識,見解錯誤,思想偏激,令自己喪失持戒,遠離菩薩道,與佛距離拉遠,隨三業漂流不能自知自拔。

第四點理由:五戒,盡形壽戒體,小乘戒。菩薩戒,盡未來際,直至成佛之戒體,大乘戒。

第五點的理由:因為戒為無上菩提本。若無戒法,欲成佛道,終無是處。

四十二章經云:『佛子離我數千里,憶念吾戒,必證道果;在吾左右,雖常見吾,不順吾戒,終不得道。』

楞嚴經云:『因戒生定,因定發慧,因慧破煩惱,是名為三無漏學。』

十方三世諸佛皆受菩薩戒而成佛。

理由三點:一、因戒得度生死,免受輪迴沉淪之苦。二、因戒證成菩提,出三界斷六道。三、因戒成就無上佛道。

戒分四科門:一、戒法。二、戒體。三、戒行。四、戒相。

戒法:六重二十八輕。

戒體:防非止惡,無色表法,真如理體,無形的約束功能。

戒行:持戒清淨表現之行為。

戒相:持戒表現四威儀之相。

這本「在家菩薩戒本」,是由「優婆塞戒經」中的「受戒品」節錄出來的,適用的對象,限制在家眾,不適合出家眾,所以叫做「在家菩薩戒本」。

在家菩薩戒本,分做六條重戒,二十八條輕戒。

菩薩度眾生都來不及了,反而殺生,有大大違背慈悲心,故排行戒殺第一。

在家菩薩戒文:『善男子!優婆塞〈夷〉戒,雖為身命,乃至蟻子,悉不應殺。若受戒已,若口教授;若自身殺,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優婆塞〈夷〉,旃陀羅優婆塞〈夷〉,垢優婆塞〈夷〉,結優婆塞〈夷〉,是名初重。』

戒文白話解釋:善男子善女人啊!優婆塞男居士或者是優婆夷女居士受了在家菩薩戒,雖然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生命,甚至連小螞蟻,都不應該殺害。如果受戒以後,不論是親口教導別人或者是授意別人去殺生,甚至親身自己去殺害生命,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的菩薩戒。這個犯殺戒的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或者二果斯陀含,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的優婆塞、優婆夷,下賤的旃陀羅優婆塞、優婆夷,污垢的優婆塞、優婆夷,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初條的重大禁戒。

眾生生命平等,皆有佛性,所不同的只是形體有大小,器官有繁簡,智慧有高低,體能有強弱而已!若人依強凌弱殺害其他眾生生命,有違背佛陀的慈悲精神,故佛制「不殺戒」。

眾生最珍惜者,無過於保護自己的生命。

菩薩戒文云:『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

小乘有四種果位,就是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修行在得果之前,有四加行。

四加行位:一、煖法位。二、頂法位。三、忍法位。四、世第一法位。

煖法位:「初學佛的人,當無漏智慧火將生,心中光明啟發,名煖法位。如鑽木取火時,木鑽已開始生溫熱,但尚未達到生火境界。」

頂法位:「修行進而智慧增長,達到頂點,名為頂法位。「頂」比喻山頂,用功修習已到頂點,但這頂點可進可退,進就到忍法位,退就到煖法位。」

忍法位:「用功修行到頂法位,若無退轉心,努力精進,道心不動,名忍法位。」修行到忍法位,心地不動,墮落惡道機會很少。

世第一位:「有漏智慧的最終點,在世間有情當中,最為殊勝,名為世第一位。」

由世第一位再精進,就進入見道位,可到無漏智慧的境界,也就是轉凡入聖,證入初果阿羅漢。

受了菩薩戒的優婆塞〈夷〉,若口教授他人殺生,或親自殺生,就連最起碼的「煖法位」都不能得到,更高果位當然得不到。

小乘四種果位:一、須陀洹。二、斯陀含。三、阿那含。四、阿羅漢。

須陀洹:「小乘初果,譯為「入流」,或「逆流」」。

入流:「精進修行,捨離六道生死性,初獲聖性,入於聖行流的意思。就是由凡夫性漸入涅槃性。」

逆流:「精進修行,脫離自然界生死之流的慣性作用,永不再受三途生死,故稱「逆流」。」

須陀洹是小乘初果,可說見道位。有七番往還生死,生死根已斷,如樹根拔起,樹葉數日未枯,但準死無疑。

斯陀含:「小乘二果,譯為「一來」。修行已斷了欲界思惑中的前六品,尚餘後三品。尚應在天界〈六欲天〉與欲界〈人間〉往來一次,故稱「一來」。」

阿那含:「小乘三果,譯為「不還」,或「不來」,是已斷盡欲界的後三品思惑,不再來欲界投胎轉世,故稱「不還」,或「不來」。在人間修行證成三果,命終往生色界淨居天,或者是五不還天。」

阿羅漢:「是小乘的極果,也稱四果阿羅漢。」具有三種意義。

阿羅漢三義:一、殺賊。二、應供。三、無生。

殺賊:見思惑斷盡,殺盡一切煩惱,煩惱如賊,故稱殺賊。

應供:已出三界的聖者,人天供養能得無量福,故稱應供。

無生:生死果報業盡,永入涅槃,不再生三界,故稱無生。

破戒優婆塞〈夷〉,所謂「破戒」是指已受過在家菩薩戒的優婆塞〈夷〉,其行為與戒法相違背,未能遵循戒法的規定行持,稱為「破戒」。但原受的戒體仍存在其身,〈種在八識田中,直至成佛〉。

破戒有五種過失:一、自害─斷了自己善根。二、為智所訶。三、惡名流布。四、臨終生悔。五、死墮惡趣。

破戒五種衰耗:一、求財所願不遂。二、設有所得日當衰耗。三、所到之處眾所不敬。四、醜名惡聲流聞天下。五、身壞命終當入地獄。

破了戒的優婆塞〈夷〉,可以說天龍鬼神生厭棄,善神不願守護,人天輕視,對佛聖戒不尊重。

殺生乃性罪。何謂性罪?從犯罪的果報上說,譬如殺盜淫妄,不論受戒不受戒,凡是造成事實,便是一種罪惡,未來必定受報,因其本性就是罪行,就是業報的正因,所以稱為性罪。

菩薩戒犯了重戒失戒,只是受惡法陰影的遮沒而失去了戒體的功能,並不是戒體從我們的本性理體上失落。

菩薩戒是有犯無失的,菩薩戒一旦經過受得以後,從生至生,直到成佛,都是永遠不失的,因為戒體是一種無形狀無表象的無漏體用。當它一旦經過薰習在我們的本性理體之後,只有被遮沒的可能,卻沒有失落的可能。

菩薩受持一戒,比小乘持具足戒的功德更大,因為菩薩戒的每一戒都是無盡戒,持一戒即在一切眾生分上得到持戒功德,眾生之數無量,持戒的功德也就無盡了,所以受持菩薩戒功德之大,大得無法形容比喻。

瓔珞經云:『其受戒者,入諸佛界菩薩數中,超過三劫生死之苦。』

瓔珞經云:『有而犯者,勝無不犯;有犯名菩薩,無犯名外道。』

臭優婆塞〈夷〉,『臭』就是臭氣,污穢臭氣,能使人心生不愉快。所以破了戒的優婆塞〈夷〉,因為心生惡、不善法,故視當污穢,這種污穢,如屍體之臭,無人敢聞。

祖師云:『清淨佛法,不容破戒四眾弟子。清淨大海,不停留死屍。』

旃陀羅優婆塞〈夷〉,旃陀羅是梵文。

旃陀羅有三義:一、屠者。二、執暴惡人。三、下姓。

屠者:屠殺動物為職之人〈屠夫〉。

執暴惡人:為非作歹,犯科累累惡人。

下姓:非名望貴族,二等國民之類。

男人叫「旃陀羅」,女人叫「旃陀利」。

受了菩薩戒的優婆塞〈夷〉,本來具足無量善根,若不遵守戒法,就破戒,就是將無量善根一一屠殺掉。這與「屠夫」殺生動物沒有兩樣,所以稱破戒優婆塞〈夷〉為「旃陀羅」或「旃陀利」。

垢優婆塞〈夷〉,垢者,就是塵垢。不清淨、煩惱的意思。有了煩惱不清淨的業因,就可結成生死的苦果,有了煩惱塵垢的優婆塞〈夷〉,就難出離生死,解脫三界。

結優婆塞〈夷〉,結者,就是束縛的意思。因有煩惱才集生死,若無煩惱就不會生出生死因。

受了菩薩戒的優婆塞〈夷〉,就是要解開煩惱束縛的結,而後出離生死。若不守戒法而行破戒,反而又打成煩惱結,所以稱為「結優婆塞〈夷〉」。

「殺戒」是優婆塞〈夷〉的第一條重戒,破了這條戒的罪報就是第一重罪,所以稱為「初重」。

殺戒三等罪:一、五逆罪。二、重罪。三、輕罪。

五逆罪:一、殺父。二、殺母。三、殺阿羅漢。四、破和合僧。五、出佛身血。

殺人:重罪。殺畜牲:輕罪。

盜戒第二,在家菩薩戒文云:『優婆塞〈夷〉,雖為身命,不得偷盜,乃至一錢。若破是戒,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旃陀羅、垢、結優婆塞〈夷〉,是名二重。』

第二條:偷盜搶劫的禁戒,白話解釋:受了優婆塞、優婆夷戒,雖然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生命,也不可以偷盜搶劫別人的財物,甚至只是一小錢也不可以。如果破犯這條禁戒,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戒,這種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下賤旃陀羅、污垢、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第二條重大禁戒。

偷盜定義:凡是有主物,不與而取,名為偷盜。

佛經云:『未成佛道,先結人緣。』

戒法上的「一錢」,是指佛陀制戒時印度的幣值,印度的「一錢」,合唐朝幣值「十六錢」。印度幣五錢,即唐朝幣值八十錢,八十錢在當時可買長衫一件〈現代一千元〉,佛當時一錢,其幣值真高。

在家菩薩戒本,偷盜「一錢」就犯了重戒。在沙彌律儀戒中,偷盜「五錢」以上,犯了重戒。

沙彌律儀云:『佛制盜戒,盜五錢以上犯重戒,失戒體,不通懺悔。四錢以下犯中罪。二錢一錢犯下罪,猶可懺悔。』

偷盜對象六種:一、常住物。二、信施物。三、僧眾物。四、官物。五、民物。六、一切物。

律部云:『偷盜戒以盜常住物,及僧眾物之罪極重,應墮地獄。』

常住物:佛法僧常住之地,曰常住。此常住地上,屬十方三世常住三寶所共有之物,曰:常住物。如寺院房地,動不動產。

信施物:信徒供養眾僧之物品,尚未交給僧眾接收者,稱信施物。

僧眾物:亦名現前僧物,凡是界內現前大眾僧皆有份本寺界外之僧,及不現前僧無份。

方等經華聚菩薩云:『五逆四重,我亦能救,盜僧物者,我不能救。』

官物:古代皇帝物、文武百官物;當今各級政府之公物,以及軍用物品等。

民物:世俗人家之物。

一切物:廣泛指公共所有之公物,及屬鬼神、畜牲所有之物,皆不可偷盜。

偷盜性質五種:一、奪取。二、偷取。三、詐取。四、偷渡冒稅。五、賭博。

詐取:詭計騙取,耍詐欺騙。

阿含經云:『一沙彌,盜常住果七枚;一沙彌盜眾僧餅數番;一沙彌盜眾僧石蜜少分,俱墮地獄。』

阿含經記載:迦葉佛時,三沙彌犯偷盜,死墮地獄受無量苦。

六種犯偷盜戒要件:一、是有主物。二、有主物想。三、起偷盜心。四、用偷盜法。五、值一錢。六、舉離本處。

台灣有一句諺語:『君子求財,取之有道。』

大妄語戒第三,在家菩薩戒本云:『優婆塞〈夷〉戒,雖為身命,不得虛說:「我得不淨觀,至阿那含。」若破是戒,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旃陀羅、垢、結優婆塞〈夷〉,是名三重。』

第三條:大妄語的禁戒,白話解釋:受了優婆塞、優婆夷戒,雖然為了自己的身體生命,也不可以說虛妄的話:我已經得到體悟不淨的禪觀,甚至打妄語說:我已經證到第三果阿那含聖果。如果破犯這條禁戒,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戒,這種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下賤旃陀羅、污垢、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第三條重大的禁戒。

所謂「不淨觀」,是行者觀境界不淨之相,而停止貪欲的一種修行法門。

依智者大師所說:凡修「不淨觀」厭離的行者,就可以到了「四空處定」的境界了。

四空天: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

釋禪波羅蜜卷一云:『行者於第四禪中,厭患色如牢獄,滅前內外二種色,一心緣空,得度色難,獲得四空處定,是名無色界定。』

妄語分為大妄語與小妄語兩種。

大妄語:「以不清淨之心,作不實的言說,企圖欺騙、誑惑,覆隱事實而作出異言。」

小妄語是除大妄語之外的一切不實的言說,稱小妄語。

不妄語戒宗旨:『行者修持的境界,除了佛菩薩、聲聞、緣覺可為別人證明以外,一般泛泛之輩絕對不能證明他人境界。修行人若自我誇張炫耀,自言:我得不淨觀,我得阿那含等詞,是自欺欺人,故佛陀制此戒,若違反而破戒者,其所得之惡果如第一重戒。』

妄語有十罪:一、口臭。二、善神遠離。三、雖然有實話,別人已不再或難以相信。四、智人謀議,常不願與其參預。五、常被誹謗,醜惡之聲周聞天下。六、人所不敬,雖有善言教情A人不承用。七、常多憂愁。八、誹謗業之因緣。九、身壞命終,當墮地獄。十、若復出為人,當被誹謗。

若破了菩薩戒,不能得四加行中的煖法,何況須陀洹乃至阿那含果,名為破戒優婆塞〈夷〉,名為臭名、屠殺戒法、善法,名為污垢、煩惱束縛墮落之優婆塞〈夷〉,是名三重。

邪淫戒第四,在家菩薩戒本云:『優婆塞〈夷〉戒,雖為身命,不得邪淫。若破是戒,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旃陀羅、垢、結優婆塞〈夷〉。』

第四條:非禮邪淫的禁戒,白話解釋:受了優婆塞、優婆夷戒,雖然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生命,也不可以行於非禮邪淫。如果破犯這條禁戒,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戒,這種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下賤旃陀羅、污垢、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第四條重大的禁戒。

淫分做正淫與邪淫二種。

正淫:合法正式夫妻可行淫,受了菩薩戒的在家弟子仍可行淫,但六日八關齋不得行淫。

邪淫:若與夫妻以外之第三人行淫,名為邪淫。丈夫不得與妻以外之女子,妻不得與丈夫以外之男子行淫,如果行淫即犯了邪淫戒。

古德云:萬惡淫為首。

淫欲為煩惱的根本,束縛咱不得出離生死。故佛制此戒。凡受過菩薩戒的佛弟子,犯了此戒,其所受的惡果,與第一重戒相同。

楞嚴經云:『縱得禪定智慧現前,淫心不除,塵不可出,欲得菩提,終無是處。』

說四眾過戒第五,在家菩薩戒本云:『優婆塞〈夷〉戒,雖為身命,不得宣說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夷〉所有罪過。若破是戒,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旃陀羅、垢、結優婆塞〈夷〉,是名五重。』

第五條:說四眾過的禁戒,白話解釋:受了優婆塞、優婆夷戒,雖然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生命,也不可以宣說出家比丘僧、比丘尼,在家優婆塞男居士、優婆夷女居士等四種佛弟子眾,所有任何的罪行過失。如果破犯這條禁戒,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戒,這種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下賤旃陀羅、污垢、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第五條重大的禁戒。

人要做到口業清淨,守口如瓶,不說別人是非長短很困難,學佛之人應提起修道的勇氣改除造口業,因為造口業後患無窮,令人不敢信賴,令人心生恐懼,無安全感,與對方結惡緣,果報慘不忍睹。

古德云:『忍一時之氣風平浪靜,退一步想海闊天空。』

古德云:『禍從口出,病從口入。』

防犯是非有四點:一、不說是非。二、不傳是非。三、不聽是非。四、不打妄語。

孔夫子云:『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比丘、比丘尼具三義:一、怖魔。二、乞士。三、破惡法。

怖魔:一人出家受具足戒,魔宮震動,魔王恐怖,名怖魔。

乞士:上乞諸佛正法,下乞眾生之色食。

破惡法:比丘、比丘尼勤修戒定慧破貪瞋癡惡法,名破惡法。

四眾弟子,來往頻繁,若彼此宣說罪過,足足可破壞四眾之和合。故佛制此戒,若犯了此戒,其所得惡果與第一重戒相同。

酤酒戒第六,在家菩薩戒本云:『優婆塞〈夷〉戒,雖為身命,不得酤酒。若破是戒,是人即失優婆塞〈夷〉戒,是人尚不能得煖法,況須陀洹至阿那含。是名破戒優婆塞〈夷〉,臭、旃陀羅、垢、結優婆塞〈夷〉,是名六重。』

第六條:買賣酒類的禁戒,白話解釋:受了優婆塞、優婆夷戒,雖然為了維護自己的身體生命,也不可以買賣酒類。如果破犯這條禁戒,這個人當下就失去所受的優婆塞、優婆夷戒,這種人尚且不能得到聖果前的煖法,何況怎能證到初果須陀洹,甚至三果阿那含呢?這種人名叫做破戒的優婆塞、優婆夷,也是臭名、下賤旃陀羅、污垢、結縛的優婆塞、優婆夷,這就名叫做第六條重大的禁戒。

酤酒有二種意義:一者買酒。二者賣酒。

酒能使人迷魂失性的飲料,喝多損害身體、成癮、鬧事、殺人、放火、造業,破一切戒。

梵網經云:『若佛子!故飲酒,而酒生過失無量。若自身手過酒器與人飲酒者,五百世無手,何況自飲,亦不得教一切人飲及一切眾生飲酒,況自飲酒,一切酒不得飲,若故自飲,教人飲者,犯輕垢罪。』

佛制止買酒賣酒宗旨:酒能使人傷害身體、敗德,甚至亂性、發狂。學佛之人買賣酒,是為殘害眾生,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受惡果,與第一重戒相同。

六重戒結文:在家菩薩戒文云:『善男子!若受如是優婆塞〈夷〉戒,能至心持,不令毀犯,則能得如是戒果。善男子!優婆塞〈夷〉戒,名為瓔珞,名為莊嚴。其香微妙,熏無不遍,遮不善,為善法律。即是無上妙寶之藏,上族種姓,大寂靜處,是甘露味,生善法地。直發是心,尚得如是無量利益,況復一心受持不毀?』

六條重戒結文:白話解釋:善男子啊!如果受了這些優婆塞、優婆夷的在家菩薩戒,能存著至誠心受持,不使令毀犯戒律,就能獲得持守戒律的好果報。善男子啊!在家的優婆塞男居士,或者是優婆夷女居士所受的這些戒律,就像珠寶串成的瓔珞,名為最莊嚴,清淨戒的香氣很微妙,戒香的熏染沒有地方不遍滿,能遮擋不善的惡法,是善好的法律,更加是至高無上微妙法寶的寶藏,是上等種族大姓,是最大寂靜的處所,是如同靈丹妙藥的甘露法味,能生一切善法的田地,能正直發起至誠心,尚且能得到這樣多得無法計量的利益,何況更加能專心一意受持戒律而不毀犯呢?

不供養父母師長戒第一,在家菩薩戒本云:『善男子!如佛說言,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不能供養父母、師長,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二十八條輕罪小戒,第一條:不供養父母師長的輕戒,白話解釋:善男子啊!像佛陀所說,如果優婆塞男居士或者優婆夷女居士,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不能供養父母、師長的生活所須要,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心的罪,不能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業因。

佛陀制供養父母師長戒宗旨:父母給我們色身,師長給我們法身慧命,恩重如山,百千劫報答父母、師長恩德,猶不能盡,是故,應盡心盡力供養,奉事父母、師長也。受戒之人若犯,即是得失意罪,善法不能生起,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造下生死的業因,永劫沉淪。

父母給我們色身。師長給我們法身。

耽樂飲酒戒第二,在家菩薩戒本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耽樂飲酒,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條:耽戀樂於飲酒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任何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耽樂於飲酒,這位優婆塞或者是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飲酒戒的宗旨:「飲酒能傷身體,並能迷魂,麻醉神經線,失去理性,甚至發狂發癲,百病叢生,不但不能行道業,連正業亦不能為,故受戒之人,不可飲酒,飲酒為惡業,自害害人,能破一切淨戒,故飲酒為輕戒。」

不瞻病苦戒第三,在家菩薩戒本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惡心不能瞻視病苦,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三條:不能瞻顧病苦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任何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以厭惡的心態,不能瞻視照顧有病苦的人,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了造作生死的業因。

惡心:對某事不耐於心,如見一糜爛、骯髒病苦之人,不耐於一見,名為惡心。此處之「惡心」,含有憎惡、厭惡,不耐於心三種意義。

「瞻視」病苦:看顧、關心之義。

梵網經云:『若佛子!見一切疾病人,常應供養如佛無異,八福田中是第一福田。若父母、師僧、弟子病,諸根不具,百種病苦惱,皆供養令差。』

八種福田:一、佛。二、聖人。三、僧。四、和尚。五、阿闍梨。六、父。七、母。八、病人。

佛、聖人、僧:敬田

和尚〈受業本師〉、阿闍梨〈教授威儀〉、父、母:恩田

病人:悲田

如果有人能夠恭敬供養這八種人,就可得到無量福報,所以叫做福田。

瞻視病苦應具五德:一、應知病苦之人,什麼可食,什麼不可食。二、不嫌惡病人的大小便利、吐痰、膿血不淨。三、慈悲探病,不是私意去瞻視病苦。四、能為病苦者調理湯藥。五、能為病苦者說法。

佛制瞻視病苦宗旨:生老病死為四苦,而病苦尤為苦中之苦,最需要他人幫助,佛陀慈悲,為拔眾生病苦,特別制定此戒。若受了菩薩戒的優婆塞〈夷〉,犯了此戒,所得罪惡如第一輕戒。

見乞不與戒第四,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見有乞者,不能多少隨宜═擊P,空遣還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四條:見乞求不給與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看見有乞求的人,不能多少隨自己能力與乞的人所適宜少分給與,讓乞求的人空手被遣還,這位優婆塞與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乞者三種解釋:一、乞食。二、乞法。三、乞力。

乞食:貧窮者、受傷者、殘廢者、病患者、命苦者,無以自活,而以乞取食物、財物以活命,此類之人,俗稱為「乞丐」或稱「乞食」。

乞法:根基鈍、愚癡、作惡懺悔之人,乞求佛法,請求開示法義,或者乞求經書、佛像,以為讀誦、供養。

乞力:自己力量不足,請求隨喜鼎助,幫助一臂之力,以解其困。

凡有乞於我者,若是善事,都應慈悲心助之;若是惡事相乞,則不得助之,並應以勸止。

佛陀制定見乞不與戒宗旨:受過在家菩薩戒的居士,應以慈悲為第一,乞食之人,多為貧、病、苦、無助之人,本宜自動以拔苦與樂,方為正信佛子所應為。若乞而不與,空手遣還,有違背慈悲之心。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受之罪惡如第一輕戒。

見四眾尊長不承禮拜戒第五,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見比丘、比丘尼;長老,先宿優婆塞〈夷〉等,不起承迎,禮拜、問訊,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五條:見四眾尊長不承迎禮拜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看見出家的比丘僧、比丘尼,長老高僧,或者是在家的先輩耆宿優婆塞與優婆夷等,不起立承事迎接,恭敬禮拜、問訊請安,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長老:『德尊學博曰長,年富齒高曰老。長老者,有修有證,有學問,德高望重名之長老。』

長老有五種:一、戒臘長老。二、法臘長老。三、法性長老。四、學德長老。五、生年長老。

戒臘長老:結夏安居一年為一臘,年老為戒臘長老。

法臘長老:接受各宗正法,出家年久〈臘即歲,出家一年為一臘。〉

法性長老:道果高超,開悟證果。〈聖僧類型〉

學德長老:學理深博者。

生年長老:年紀老大。

先宿:對年事較高,而且先受戒的尊稱,並具有道德。

長者:僅限年高有德之優婆塞〈夷〉,對比丘、比丘尼不可稱之。

佛制定見四眾尊者不承禮拜戒宗旨:尊賢、敬老,是一大美德,是虛心求法的最大利益因緣,凡優婆塞〈夷〉遇上比丘、比丘尼、長老,先宿蒞臨,應起身為禮,不得我行我素,坐臥不起,應歡迎接待,奉事四眾尊長,更加應該問訊,五體投地禮拜之。

見四眾毀戒心生憍慢戒第六,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夷〉,毀所受戒,心生憍慢。言:「我勝彼,彼不如我。」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六條:見四眾毀戒心生憍慢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是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看見出家的比丘僧、比丘尼、或者是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有毀犯他們自己所受的戒律,內心就生起憍慢說:我勝過他們,他們不如我,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制定見四眾毀戒心生憍慢戒宗旨:佛說因果,自作自受,持戒者得戒果。是故見四眾犯戒,應自警惕,或以慈悲心相待。若生憍慢心,即失戒法,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不持六齋戒第七,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一月之中,不能六日受持八戒,供養三寶,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七條:不持守六齋戒日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在每個月當中,不能在農曆的初八、十四、十五、二十三、二十九、三十〈月小是二十八、二十九〉等六天,受持八關齋戒,並且供養三寶佛法僧的話,這位優婆塞、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六齋日:農曆每月初八、十四、十五、二十三、二十九、三十。小月二十八、二十九日。

八戒: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淫。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六、不著香花鬘,不香塗身。七、不歌舞倡伎,不故往觀聽。八、不坐高廣大床。

不非時食:就是「齋」,就是「過午不食」。

供養三寶:三寶是傳承佛法慧命的法脈故,無三寶存在,佛法早已滅亡於世。

佛陀制定不持六齋戒宗旨:佛法僧三寶最尊,受完在家菩薩戒之優婆塞〈夷〉,每月的六齋日,應行受持八戒,須行供養,故佛制定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如第一輕戒者然。

不往聽法戒第八,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四十里中有講法處,不能往聽,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八條:不前往聽講佛法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是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了知四十里裡,有法師講說佛法的處所,而不能前往聽講〈除有病、或者所講是偏邪之法〉,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了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定不往聽法戒宗旨:親近善知識,聽法師講經說法,能得法義,有利修行,早成道業,故佛制定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如第一輕戒相同。

受僧用物戒第九,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受招提僧臥具床坐,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九條:受用佛寺僧用物品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未經佛寺僧寶許準就受用四方施主所供養僧寶的臥具床坐,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定受僧用物戒宗旨:招提僧臥具,床坐為淨物,由十方信施喜捨,優婆塞〈夷〉若為取藏使用,是為不敬僧寶,使其為難,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受罪惡,如第一輕戒者然。

飲蟲水戒第十,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疑水中有蟲,故便飲之,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條:飲用有蟲之水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懷疑水中有蟲,未用紗布過濾便故意飲用,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當下就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行者若因口渴難耐,無蟲之水可飲,必須飲用此水,又疑水中有蟲之時,應以布囊過濾,而後飲用,過濾後布囊中的水蟲,應放回原取水中,不得拋於乾旱陸地。

佛陀制定飲蟲水戒宗旨:飲用水中蟲,等於殺生、食肉,有違背慈悲心,而且於健康有害、自他不利,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險難獨行戒第十一,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險難之處,無伴獨行,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一條:險難處無伴獨行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是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要到危險難行的處所,沒有同伴就獨自而行,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險難之處者,有虎狼猛獸,經常出入處,或者是土匪、盜賊藏匿之所,高山險道、急水深潭溪流等等,有危害生命之虞,統為「險難之處」。

佛制定險難獨行戒宗旨:受戒完之優婆塞〈夷〉,應荷擔如來慧命,救度眾生,若不顧自身,無謂險難,招致苦果,是為無益,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獨宿尼寺戒第十二,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獨宿尼寺,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二條:獨宿尼庵僧寺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優婆塞男居士獨自一人夜宿專住女眾的比丘尼寺,或者優婆夷女眾居士獨自一人夜宿專住男眾的佛寺,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定獨宿尼寺戒宗旨:優婆塞若獨宿尼寺,為他人所見,易惹譏諷、嘲笑、毀謗而造口業,若因常交往而生感情,獨宿尼寺,易起淫心,或犯淫戒,故優婆塞不得獨宿尼寺。反之,優婆夷亦相同因由,亦不得獨宿比丘寺院。

為財打人戒第十三,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為於財命,打罵奴婢、僮僕、外人,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三條:為錢財打罵人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為了錢財活命,打罵奴婢、書僮、僕人、外人,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奴婢」:是無給的奴隸,為本家作務,僅有衣食,而無工資。

「僮僕」:是以工資僱傭其作務。「僮」:為年幼的小孩。「僕」:是年長的男女。

「外人」:不屬家族之人,亦無親族關係。

佛陀制定為財打人宗旨:若是因奴婢、僮僕、外人有心或者無心的過失,使其錢財招致損害,而生瞋恨,以手相打,以口相罵,加以責罰。就是「為於財命,打罵奴婢、僮僕、外人」。打人是身業,罵人是口業,瞋恚是意業。三業不淨,即失戒德。當下造作生死業因,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殘食施四眾戒第十四,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以殘食施於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四條:用殘餘食物布施四眾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用殘餘的食物,施送於出家的比丘僧、比丘尼,或者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造作生死的業因。

殘食者:自己或他人食用以後,殘餘的食物,如飯、菜、茶、水、果、餅等等。

佛陀制定殘食施四眾宗旨:為淨化慳貪愛惜心,以潔淨好食,施與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夷〉,方得其利;若以殘食施與,是為失敬,增長自己慳貪之心,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蓄貓狸戒第十五,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蓄貓狸,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五條:蓄養貓狸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蓄養肉食好殺的貓與狐狸,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狸:形狀像狐,體形較小,黑褐色、嘴尖、四肢短、爪銳利、尾長,夜間出外捕食小動物,如雞鴨家禽、性凶惡、喜殺生。

佛制定蓄貓狸宗旨:貓狸性好殺,若蓄養等於殺生或教他殺,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蓄養畜獸不淨施戒第十六,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蓄養象、馬、牛、羊、駝驢;一切畜獸,不作淨施未受戒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六條:蓄養畜牲禽獸不淨施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蓄養大象、馬、牛、羊、駱駝、驢子等一切畜牲禽獸,而不淨施給未受戒的人飼養,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這六種動物供給人類勞力、毛皮、食用、服務最多,佛陀慈悲,站在眾生生命平等教義之下,受戒完之優婆塞〈夷〉,自應遵循,將畜獸淨施未受戒者,不得蓄養。

佛陀制定此戒宗旨:蓄養畜獸,有礙道業之修持,若畜獸不聽教,常生瞋恚而行打、罵、詛咒,當下造作身口意三業,有違背佛陀慈悲教義,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不蓄三衣、缽、杖戒第十七,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不儲蓄僧伽梨、衣、缽、錫杖,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七條:不積蓄三衣缽杖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不儲備積蓄出家僧尼所用的僧伽梨大衣,鬱多羅中衣,安陀會下衣等三衣袈裟,與飯缽,錫杖等以備供僧所需,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比丘、比丘尼應具備六物:一、僧伽梨。二、鬱多羅僧。三、安陀會。四、鐵多羅。五、尼師壇。六、濾水囊。

僧伽梨:九條乃至二十五條的大衣。

鬱多羅僧:七條的中衣。

安陀會:五條的下衣。

鐵多羅:即是鐵缽。

尼師壇:坐臥用具。

濾水囊:用為濾水,防止飲水中之蟲。

佛陀制定不蓄三衣、缽、杖戒之宗旨:出家二眾,已捨家財,不為營利事業,所需三衣六物、錫杖,優婆塞〈夷〉應為供養〈儲蓄〉,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作田不求淨水、陸種處戒第十八,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雖為身命,須田作者,不求淨水,及陸種處,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八條:作田不求淨水或者種陸地處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為身體生命,須要耕田種作者,而不求用沒有魚蟲的清淨水灌溉,或者種在陸地旱處,這位優婆塞或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殺生即是犯戒,雖然不是有心殺,其因果亦然,若為自身活命而殺生,有失去生命平等的慈悲教義,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市場販賣斗秤不平戒第十九,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為於身命,若作市易,斗秤賣物,一說價已,不得前卻,捨賤取貴。斗秤量物,任前平用,如其不平,應語令平。若不如是,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十九條:市場貿易販賣斗秤不公平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為了身體生命,如果做商人市場貿易,用斗量秤稱賣物,一旦說定價錢成交以後,即使有人願付更高價也不可以辭掉先前所成交的約定,捨去低賤價的約定,而趣向新的高貴價。斗量秤稱物品,任由前面對方公平使用,如果他量稱不公平,應該向他說使令公平,如果不這樣而做,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制此戒宗旨:受菩薩戒完之優婆塞〈夷〉,無論賣物,或向人買物,以斗秤稱量,或者講定價錢時,都應直心賣買,方不造業,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者,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非時非處行淫戒第二十,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於非處、非時行欲,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條:不適合的時間處所行淫欲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夫妻如果在不適合的處所,與不適合的時間行於淫欲,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非處行欲」:受過在家菩薩戒的優婆塞〈夷〉,夫妻行欲雖不犯邪淫罪,但不適當處所,即使是夫妻亦不得行欲,如夫妻共宿佛教寺院,尼庵道場,不得行欲,甚至不得同房。又如路邊、塔邊、祠邊、法會之處,不得行欲。又如於佛堂供奉佛像,及懸掛佛像之任何處所,皆不可行欲,若於不得行欲之處而行欲,雖是夫妻,也屬於邪淫,犯邪淫戒。

「非時行欲」:受完了在家菩薩戒的優婆塞〈夷〉,於佛誕日、菩薩生日、佛涅槃日不得行欲。六齋日不得行欲。父母壽誕日、或哀喪日、及母難日,均不得行欲,若於此等日行欲,亦犯邪淫罪。

佛陀制定此戒宗旨:禮:是佛法的善法之一,為持戒的道途,若於非處、非時行欲,即與禮相違,敗壞德風,有傷戒體,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商賈不輸官稅戒第二十一,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商估販賣,不輸官稅,盜棄去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一條:商賈買賣不輸繳官稅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做商估販賣物品,不輸繳官府所徵收的稅捐,偷漏稅捨棄所應盡的義務或者逃稅等,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商:直接經營生意。估:中間商人,如批發業者。販:運輸業者,或者是貿易業者。賣:公司、工廠生產商品出售。

商估販賣四項商業行為是大概性、擴展說,包括一切買賣行為。

逃漏稅捐,一般國民亦不允許,受了戒的優婆塞〈夷〉,既不能以多報少,虛報稅額,更不能偷報稅額,否則即犯了妄語戒、偷盜戒。

佛陀制此戒宗旨:若不輸官稅,易使受了戒的優婆塞〈夷〉,犯妄語戒、偷盜戒,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犯國制戒第二十二,在家菩薩戒文本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犯國制,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二條:違犯國家法律制度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違犯國家法律制度,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受過在家菩薩戒的優婆塞〈夷〉,仍是國民份子,享有權利,也有應盡的義務,遵守國制,是義務之一,為不與眾生相離,有利佛法弘揚,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得新食不先供三寶戒第二十三,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得新穀、果、蓏、菜、茹,不先奉獻供養三寶,先自受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三條:得新食品不先供養三寶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獲得新的五穀稻米、水果、瓜類、蔬菜、根結茹類等,不先奉獻供養佛、法、僧三寶,而先自己受用者,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將新出的蔬菜、水果奉獻供養三寶,以表示對三寶的最高崇敬,是為種功德福田,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佛經云:『三寶是出離生死痛苦之橋樑,得到安樂涅槃之寶筏,三寶出現世間,利樂眾生,功德寶山,巍巍無比。一切眾生,受煩惱業障,沉淪苦海,生死無窮,三寶出現世間,作大船師,能截斷愛河,超昇覺悟彼岸,是故三寶恩難報也。』

僧不聽說法輒自作戒第二十四,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僧不聽說法、讚歎、輒自作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四條:僧尼不聽許就擅自說法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比丘僧、比丘尼不聽許講說佛法或者讚歎,就擅自做主講說佛法,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不聽優婆塞〈夷〉說法,是為防止惑亂眾生,對經法若無徹悟,所說即不如法;不聽讚歎,為防止增長貢高我慢,經過僧寶制止,而強自演說者,即為犯戒,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在五眾前行戒第二十五,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道路若在比丘、沙彌前行,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五條:走在出家五眾前行路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在道路上行走,如果在比丘僧、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尼等出家五眾前面行走,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定此戒宗旨:跟隨五眾後行走,是為禮貌。若超前行,是為不敬,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僧食不公平分戒第二十六,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僧中付食,若偏為師,選擇美好,過分與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六條:供僧飲食不公平分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到僧團中供養飲食,如果偏心於自己所尊敬的師父,特別選擇美好的飲食給他,或者特別過分給他,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付食諸師,若心生偏,則成自他障道因緣,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養蠶戒第二十七,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若養蠶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七條:養蠶煮繭抽絲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如果養蠶煮繭而抽絲的話,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養蠶雖然被一般人視為生產事業,但是佛陀則認為殺生之事,有違背慈悲教義,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行路見病捨去戒第二十八,在家菩薩戒文云:『若優婆塞〈夷〉,受持戒已,行路之時,遇見病者,不往瞻視,為作方便,付囑所在,而捨去者,是優婆塞〈夷〉得失意罪,不起、墮落、不淨、有作。』

第二十八條:行路見病人不救助而捨去的輕戒,白話解釋: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受持在家菩薩戒以後,行走的時候,途中遇見沒人照顧的病人,不前往瞻視照顧,為他做方便的救護,也應該付囑能幫助他的所在,因此就捨去不照顧,這位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就得了喪失道意的罪,不會生起善法,必定退步墮落,戒行不清淨,已經有造作生死的業因。

佛陀制此戒宗旨:行道遇見病者,前往瞻視,為作方便,付囑所在,是佛弟子救苦救難應有的義行,若視而不見,置之不顧,捨之而去,毫無憐憫之心,有違背慈悲教義,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惡,與第一輕戒者然。

在家菩薩戒文云:『善男子!若優婆塞〈夷〉,至心受持如是戒,是人為優婆塞〈夷〉中分陀利華,優婆塞〈夷〉中微妙上香,優婆塞〈夷〉中清淨蓮華,優婆塞〈夷〉中真實珍寶,優婆塞〈夷〉中丈夫之人。』

白話解釋:善男子啊!如果優婆塞或者優婆夷,存著至誠心能受持這些在家菩薩戒,這個人就可以稱為優婆塞優婆夷中的分陀利白蓮花,是優婆塞優婆夷中最微妙上等的香氣,是優婆塞優婆夷中最清淨的蓮花,是優婆塞優婆夷真正實在的珍寶,也是優婆塞優婆夷中之大丈夫的人。

在家菩薩戒文云:『善男子!如佛所說,菩薩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名為比丘,在家菩薩名為優婆塞。出家菩薩持出家戒,是為不難,在家菩薩持在家戒,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繞故。』

白話解釋:善男子啊!像佛陀所說,菩薩有二種:第一種是在家菩薩,第二種是出家菩薩。出家菩薩名叫做比丘、比丘尼菩薩,在家菩薩名叫做優婆塞、優婆夷菩薩。出家菩薩持出家戒律在清淨的僧團中,是不會太困難的;但是在家菩薩要守持在家的戒律,實在是困難,為什麼呢?因為在家修的人,被很多惡劣的因緣所纏繞啊!

出家:『就是出離在家的生活,修沙門淨行。』

毗婆沙論云:『家者是煩惱因緣,夫出家者為滅垢累,故宜遠離。』

維摩詰經云:『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是出家。』

出家比丘菩薩持戒,不為難,四種理由:一者:出家菩薩已無父母、妻子、眷屬之垢累為障。二者:出家菩薩不需經營士、農、工、商各業之利,不受物質、金錢之累障。三者:出家菩薩住於僧團,與淨潔道友為伍,關係單純,不受社會複雜人際關係之累障。四者:日以修道精進為務,不受生活奔波煩惱障,故入道證道容易也。

在家菩薩持在家戒,真是困難,四種理由:一者:在家菩薩有父母、妻子、眷屬之累障。二者:在家菩薩經營農、工、商等各業,為物質、金錢所驅策。三者:在家菩薩身居社會,與各色人等為伍,人際關係複雜,是非最多,對道業大受干擾。四者:在家菩薩因俗務糾纏,疏於修道。在家菩薩因障礙多,故持在家戒,甚為困難。

在家菩薩若能至心持戒不犯,則得無上戒果,但是在家菩薩持戒,障礙比出家菩薩為多,是故應當倍加勇猛精進,嚴持戒律,出三界,直趨菩提。

五點鼓勵:一、人生無常,珍惜生命,修道第一,發心受在家菩薩戒。二、初一、十五,要多誦念在家菩薩戒,保養戒體、戒法、戒相、戒行。三、有空就多看我講解的這部在家菩薩戒,有錄影帶、有錄音帶,可增長咱們的道心,護持咱們戒體之功,認識戒法之德。四、多發菩提心,目標是成就佛道。五、受戒、誦戒、聽戒、念佛,做一切功德,普皆迴向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