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法師 佛學講座講義--淨土十疑論

 

智者大師,隋朝人,字德安,號智顗。母孕時夢煙五采,縈繞懷抱,及誕,室內光明洞然,眼有重瞳,臥必合掌,坐必面西,少長見佛像必禮,逢僧必敬,年十八投湘州果願寺法緒出家,誦法華經兼通律藏。智者在山上修法華三昧,誦至藥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身心豁然,寂而入定,照了法華,達諸法相。

師曰:吾諸師友,今從觀音勢至,皆來迎我,言訖端坐,如入三昧,年六十七。時開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也。

第一疑

問曰:諸佛菩薩以大悲為業,若欲救度眾生,祇應願生三界,於五濁三塗中,救苦眾生,因何求生淨土自安其身?捨離眾生則是無大慈悲,專為自利障菩提道。

白話文:諸佛菩薩都是大慈大悲,以救苦度眾生為志業,只是應願生在三界,在五濁惡世的三惡道中,救拔痛苦的眾生,為何要求生淨土,獨善其身呢?如果菩薩這樣做,豈不是捨離眾生,當下喪失大慈悲心嗎?這種自私自利的行為,豈不是障礙了修菩提道?

答曰:菩薩有兩種,一者久修行菩薩道,得無生忍者,實當所責。二者未得已還及初發心凡夫。凡夫菩薩者,要須常不離佛,忍力成就方堪處三界內,於惡世中救苦眾生。

白話文:菩薩有兩種類,一種是久遠劫來一直在修菩薩行,而且早就已經證得無生忍,這就是你所指責的那種菩薩,一種是尚未證得無生忍,以及開始發菩提心的凡夫,凡夫菩薩必須時常不離佛的身邊,等待無生忍的力量成就以後,才有能力堪受處在三界內,在惡世中拯救苦難的眾生。

大智度論云:未斷惑眾生,想留在娑婆度生,猶如一艘破漏之船,想運載一人度彼岸,無有是處。

故智度論云:具縛凡夫有大悲心願生惡世,救苦眾生者,無有是處。何以故?惡世界煩惱強,自無忍力心隨境轉,聲色所縛自墮三塗,焉能救眾生?

白話文:所以大智度論說:被貪瞋癡綁得無法動彈的凡夫,就算有很大的慈悲心,想要留在五濁惡世中救度苦難的眾生,是無可能辦得到的。何以故?因為五濁惡世眾生煩惱心很強,自己無忍力,心就會隨境界轉,又被聲塵色相所纏縛,自己就先墮落三惡道了,還有什麼能力救度眾生呢?

假令得生人中,聖道難得。或因施戒修福得生人中,得作國王大臣富貴自在。縱遇善知識,不肯信用,貪迷放逸廣造眾罪,乘此惡業一入三塗經無量劫,從地獄出受貧賤身,若不逢善知識還墮地獄,如此輪迴至於今日,人人皆如是,此名難行道也。故維摩詰經云: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疾人?

八種邪見障礙佛道:一、壞命人在學佛。二、貧窮人在學佛。三、無聊人在學佛。四、造諸眾罪人在學佛。五、驚怖死亡人在學佛。六、軟弱人在學佛。七、逃避現實人在學佛。八、思想有問題人在學佛。

又智度論云:譬如二人各有親眷為水所溺,一人情急直入水救,為無方便力故,彼此俱沒。一人有方便,往取船筏乘之救接,悉皆得脫水溺之難。新發意菩薩亦復如是,如是未得忍力,不能救眾生。為此常須近佛,得無生忍已,方能救眾生,如得船者。

佛經云:雖得第一義,無有方便法,不能得解脫。

又論云:譬如嬰兒不得離母,若也離母,或墮坑井渴乳而死。又如鳥子翅羽未成,祇得依樹傍枝不能遠去,翅翮成就,方能飛空自在無礙。

凡夫無力,唯得專念阿彌陀佛使成三昧,以業成故,臨終斂念得生決定不疑。見彌陀佛證無生忍已,還來三界乘無生忍船救苦眾生,廣施佛事任意自在。

故論云:遊戲地獄,行者生彼國,得無生忍已,還入生死國,教化地獄救苦眾生。以是因緣求生淨土,願識其教。故十住婆沙論名易行道也。

問:諸法體空,本來無生,平等寂滅。今乃捨此,求彼生西方彌陀淨土,豈不乖理哉?又經云:若求淨土,先淨其心,心淨故即佛土淨。此云何通?

答:釋有二義,一者總答,二者別答。總答者,汝若言求生西方彌陀淨土,則是捨此求彼,不中理者。汝執住此,不求西方,則是捨彼著此,此還成病,不中理也。又轉計云:我亦不求生彼,亦不求生此者,則斷滅見。故金剛般若經云: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菩提者,說諸法斷滅相。莫作是念,何以故?發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別答者,夫不生不滅者,於生緣中,諸法和合,不守自性。求於生體,亦不可得此生。生時無所從來,故名不生。不滅者,諸法散時,不守自性,言我散滅。此散滅時,去無所至,故言不滅。非謂因緣生外,別有不生不滅。亦非不求生淨土,喚作無生。

白話文:別答如下,所謂不生不滅的道理,是指生的因緣,是由諸法和合而成,它是沒有一個堅守的自性。尋求生物之本體,卻是也找不到,生體不可得。諸法生時不知從那堥荂A所以稱之無生。所謂不滅者,不滅是說諸法散時,它也沒有堅守一個自性,說我要散滅了。諸法當它散滅時,不知它到了何處,所以叫做不滅。所以說,並不是因緣生之外,另外有一個不生不滅。也不是說不求生淨土,叫做不生。

為此中論偈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

維摩經云:『雖知諸佛國及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教化諸群生。』

又云:『譬如有人,造立宮室。若依空地,隨意無礙。若依虛空,終不能成。』

諸佛說法,常依二諦,不壞假名而說諸法實相,智者熾然求生淨土,達生體不可得,即是真無生,此謂心淨故即佛土淨。愚者為生所縛,聞生即作生解,聞無生即作無生解。不知生者即是無生,無生即是生,不達此理,橫相是非。瞋他求生淨土,幾許誤哉!此則是謗法罪人,邪見外道也。

問:十方諸佛,一切淨土,法性平等,功德亦等。行者普念一切功德,生一切淨土。今乃偏求一佛淨土,與平等性乖,云何生淨土?

答:一切諸佛土,實皆平等。但眾生根鈍,濁亂者多,若不專繫一心一境,三昧難成。專念阿彌陀佛,即是一相三昧。以心專至,得生彼國。

隨願往生經云:『普廣菩薩問佛:「十方悉有淨土,世尊何故偏讚西方彌陀淨土,專遣往生?」佛告普廣:「閻浮提眾生,心多濁亂,為此偏讚西方一佛淨土。使諸眾生,專心一境,即易得往生。若總念一切佛者,念佛境寬,則心散漫,三昧難成,故不得往生。」』

隨願往生經云:『求一佛功德,與一切佛功德無異,以同一佛法性故。為此念阿彌陀佛,即念一切佛。生一淨土,即生一切淨土。』

華嚴經云:『一切諸佛身,即是一佛身。一心一智慧,力無畏亦然。』

又云:『譬如淨滿月,普應一切水。影像雖無量,本月未曾二。如是無礙智,成就等正覺。應現一切剎,佛身無有二。』

智者以譬喻得解,智者若能達一切月影即一月影,一月影即一切月影。月影無二,故一佛即一切佛,一切佛即一佛。法身無二,故熾然念一佛時,即是念一切佛也。

問:等是念求生一佛淨土,何不十方佛土中,隨念一佛淨土隨得往生,何須偏念西方彌陀佛耶?

答:凡夫無智,不敢自專。專用佛語,故能偏念阿彌陀佛。云何用佛語?釋迦大師一代說法,處處聖教,唯勸眾生專心偏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如無量壽經、觀經、往生論等,數十餘部經論文等,殷勤指授,勸生西方,故偏念也。又彌陀佛別有大悲四十八願接引眾生。

祖師大德云:『千經萬論不須標,共指西方路一條,不用三祇修福慧,但將六字出乾坤。』

觀經云:『阿彌陀佛有八萬四千相,一一相有八萬四千好,一一好放八萬四千光明,遍照法界念佛眾生,攝取不捨。若有念者,機感相應,決定得生。』

阿彌陀經、大無量經、鼓音王陀羅經等云:「釋迦佛說經時,皆有十方琩F諸佛,舒其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證成一切眾生念阿彌陀佛,乘佛大悲本願力故,決定得生極樂世界。」

當阿彌陀佛與此世界偏有因緣,何以得知?無量壽經云:『末世法滅之時,特駐此經,百年在世,接引眾生往生彼國。』故知阿彌陀佛與此世界極惡眾生偏有因緣。其餘諸佛一切淨土,雖一經兩經略勸往生。不如彌陀佛國處處經論,殷勤叮嚀勸往生也。

地藏經云:『若有臨命終人,家中眷屬乃至一人,為是病人高聲念一佛名,是命終人,除五無間罪,餘業報等悉得消滅,是五無間罪雖至極重,動經億劫了不得出,承斯臨命終時他人為其稱念佛名,於是罪中亦漸消滅,何況眾生自稱自念,獲福無量,滅無量罪。』

問:具縛凡夫惡業厚重,一切煩惱一毫未斷,西方淨土出過三界,具縛凡夫云何得生?

答:有二種緣,一者自力,二者他力。自力者,此世界修道,實未得生淨土,是故瓔珞經云:「始從具縛凡夫未識三寶不知善惡因之與果,初發菩提心,以信為本住在佛家,以戒為本受菩薩戒,身身相續戒行不闕,經一劫二劫三劫,始至初發心住。如是修行十信十波羅蜜等無量行願,相續無間滿一萬劫,方始至第六正心住。若更增進,至第七不退住,即種性位。」此約自力,卒未得生淨土。

他力者,若信阿彌陀佛大悲願力攝取念佛眾生,即能發菩提心行念佛三昧,願離三界。身起行施戒修福,於一一行中,迴向生彼彌陀淨土,乘佛願力機感相應即得往生。

慈雲懺主迴向文:一心歸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為菩薩道,求生淨土。佛昔本誓,若有眾生,欲生我國,志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以此念佛因緣,得入如來大誓海中,承佛慈力,眾罪消滅,善根增長。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

十住婆沙論云:「於此世界修道有二種,一者難行道。二者易行道。難行者,在於五濁惡世於無量佛時,求阿鞞跋致甚難可得。此難無數塵沙說不可盡,略述有五:一者外道相善,亂菩薩法。二者無賴惡人,破他勝德。三者顛倒善果,能壞梵行。四者聲聞自利,障於大慈。五者唯有自力,無他力持,譬如跛人步行,一日不過數里,極大辛苦,謂自力也。」

六祖壇經云:『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養福無邊,心中三惡原來造,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

十住婆沙論云:「易行道者,謂信佛語,教念佛三昧,願生淨土,乘彌陀佛願力攝持,決定往生不疑也。如人水路行,藉船力故須臾即至千里,謂他力也。譬如劣夫從轉輪王,一日一夜周行四天下,非是自力,轉輪王力也。」

若言有漏凡夫不得生淨土者,亦可有漏凡夫應不得見佛身,然念佛三昧並無漏善根所起,有漏凡夫隨分得見佛身粗相也,菩薩見微細相。

淨土亦爾,雖是無漏善根所起,有漏凡夫發無上菩提心,求生淨土,常念佛故伏滅煩惱,得生淨土,隨分得見粗相,菩薩見微妙相,此何所疑?故華嚴經云:『一切諸佛剎,平等普嚴淨,眾生業行異,所見各不同。』即其義也。

問:設令具縛凡夫得生彼國,邪見三毒等常起,云何得生彼國,即得不退,超過三界?

答:得生彼國,有五因緣不退。云何為五?一者阿彌陀佛大悲願力攝持,故不退。二者佛光常照故,菩提心常增進不退。三者水鳥樹林,風聲樂響,皆說苦空,聞者常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故不退。四者彼國純諸菩薩以為良友,無惡緣境,外無神鬼邪魔,內無三毒等,煩惱畢竟不起,故不退。五者生彼國即壽命永劫,共菩薩佛齊等,故不退也。

阿彌陀經云:『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道,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

阿彌陀經云:『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阿彌陀經云:『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又舍利弗!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

在此惡世日月短促,經阿僧祇劫復不起煩惱,長時修道,云何不得無生忍也?此理顯然,不須疑也。

古德聖僧云:『愛河千尺浪,苦海萬重波;欲免輪迴苦,早及念彌陀。』

問:彌勒菩薩一生補處即得成佛,上品十善得生彼處見彌勒菩薩,隨從下生三會之中,自然而得聖果,何須求生西方淨土耶?

答:求生兜率,一日聞道見佛,勢欲相似,若細比校大有優劣,且論二種。一者縱持十善恐不得生,何以得知?彌勒上生經云:「行眾三昧,深入正定,方始得生。」更無方便接引之義。不如阿彌陀佛本願力、光明力,但有念佛眾生,攝取不捨。又釋迦佛說九品教門方便接引,殷勤發遣生彼淨土,但眾生能念彌陀佛者,機感相應必得生也。如世間慕人能受慕者,機會相投必成其事。

阿彌陀佛第十八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阿彌陀佛第十九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

二者兜率天宮是欲界,退位者多。無有水鳥樹林風聲樂響。眾生聞者,悉念佛發菩提心伏滅煩惱。又有女人皆長諸天愛著五欲之心。又天女微妙諸天耽玩不能自勉,不如彌陀淨土水鳥樹林風聲樂響,眾生聞者,皆生念佛發菩提心伏滅煩惱。又無女人二乘之心,純一大乘清淨良伴。為此煩惱惡業畢竟不起,遂至無生之位。如此比校,優劣顯然,何須致疑也?

如釋迦佛在世之時,大有眾生見佛不得聖果者如琩F,彌勒出世亦爾,大有不得聖果者。未如彌陀淨土,但生彼國已,悉得無生法忍,未有一人退落三界,為生死業縛也。

極樂世界與兜率淨土差別有五點:

阿彌陀佛是十法界最尊最上之果位;彌勒菩薩是等覺菩薩,尚未成佛,是一生補處法身大士,將來繼承釋迦佛之補處菩薩,其果位在佛之下,這是彌陀淨土勝過兜率淨土之處。

阿彌陀佛之淨土是佛之淨土,是大乘不共法之淨土,是已出三界之淨土,是佛修滿三大阿僧祇劫圓滿之淨土;彌勒淨土是三界內,尚在三界內之第四天兜率天內院淨土。是為第二殊勝處。

彌陀淨土是法藏比丘因地時,由世自在王佛用神通將十方世界之二百十億個淨土變現給法藏比丘睹見,法藏比丘用五劫時間思惟攝取二百十億個淨土最清淨最莊嚴最殊勝之處後,而發出四十八大願,透過無量劫修證,而成就如今之極樂世界。其莊嚴殊勝勝過兜率淨土百千萬倍,何以故?極樂淨土該有的,兜率淨土未必有,兜率淨土該有的,極樂淨土都有。是為第三殊勝。

往生極樂淨土,即可隨意到十方淨土無所障礙,一即無量,無量即一;彌勒淨土不爾。往生極樂淨土見阿彌陀,亦可見十方無量諸佛,一即無量,無量即一;彌勒淨土不爾,是為第四殊勝。

往生彌陀淨土,一生補處,直至成佛,終無退墮,若證無生法忍,隨其本願任十方度生;往生兜率天,親近彌勒菩薩,亦將隨彌勒菩薩下生人間,再生死一次,不能一生補處,不能一生成佛。是為第五殊勝。

阿彌陀佛第二十二願:設我得佛,他方佛土諸菩薩眾來生我國,究竟必至一生補處。除其本願自在所化,為眾生故,被宏誓鎧,積累德本,度脫一切,遊諸佛國,修菩薩行,供養十方諸佛如來,開化琩F無量眾生,使立無上正真之道,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又聞西國傳云:有三菩薩,一名無著,二名世親,三名師子覺。此三人契志同生兜率願見彌勒,若先亡者得見彌勒誓來相報。師子覺前亡,一去數年不來,後世親無常,臨終之時,無著語云:汝見彌勒即來相報。世親去已三年始來。無著問曰:何意如許多時始來?世親報云:至彼天中,聽彌勒菩薩一坐說法,旋即來相報。為彼天日長故,此處已經三年。

無著又問:「師子覺今在何處?」世親報曰:「師子覺為受天樂,五欲自娛在外眷屬,從去已來總不見彌勒。」諸小菩薩生彼尚著五欲,何況凡夫?為此願生西方定得不退,不求生兜率也。

問:眾生無始以來,造無量業。今生一期不逢善知識,又復作一切罪業,無惡不造,云何臨終十念成就,即得往生出過三界,結業之事云何可通?

釋曰:眾生無始以來,善惡業種多少強弱並不得知,但能臨終遇善知識十念成就者,皆是宿善業強,始得遇善知識十念成就。若惡業多者,善知識尚不可逢,何可論十念成就?

又汝以無始以來惡業為重,臨終十念為輕者,今以道理三種校量輕重不定,不在時節久近多少。云何為三?一者在心。二者在緣。三者在決定。

在心者,造罪之時,從自虛妄顛倒生。念佛者,從善知識聞說阿彌陀佛真實功德名號生。一虛一實豈得相比?譬如萬年闇室,日光暫至而闇頓滅,豈以久來之闇不肯滅也?

在緣者,造罪之時,從虛妄痴闇心,緣虛妄境界顛倒生。念佛之心,從聞佛清淨真實功德名號,緣無上菩提心生。一真一?豈得相比?譬如有人被毒箭中,箭深毒滲傷肌破骨。一聞滅除藥鼓,即箭出毒除,豈以箭深毒滲而不肯出也?

在決定者,造罪之時,以有間心有後心也。念佛之時,以無間心無後心,遂即捨命,善心猛利是以即生。譬如十圍之索千夫不制,童子揮劍須臾兩分。又如千年積柴,以一豆火焚,少時即盡。

又如有人一生以來,修十善業應得生天,臨終之時起一念決定邪見,即墮阿鼻地獄,惡業虛妄以猛利故,尚能排一生之善業令墮惡道。豈況臨終猛心念佛真實,無間善業不能排無始惡業而得生淨土,無有是處。

又云:一念念佛,滅八十億劫生死之罪。為念佛時心猛利故,伏滅惡業決定得生,不須疑也。

上古相傳判十念成就,作別時意者,此定不可,何以得知?攝論云:「由唯發願故,全無有行。」雜集論云:「若願生安樂國土即得往生,若聞無垢佛名即得阿耨菩提者。」並是別時之因,全無有行。若將臨終,無間十念猛利善行是別時意者,幾許誤哉。願諸行者深思此理,自牢其心莫信異見,自墮陷也。

問:西方去此十萬億佛剎,凡夫劣弱云何可到?又往生論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既有此教,當知女人及以根缺者,定必不得往生!

答:對凡夫肉眼生死心量說耳,西方去此十萬億佛剎,但使眾生淨土業成者,臨終在定之心,即是淨土受生之心,動念即是生淨土時。

為此觀經云:「彌陀佛國去此不遠。」又業力不可思議,一念即得生彼,不須愁遠,又如人夢,身雖在床,而心意識遍至他方,一切世界如平生不異也。生淨土亦爾,動念即至,不須疑也。

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者,但論生彼國,無女人及無盲聾瘖?人,不道此間女人根缺不得生。彼若如此說者,愚痴全不識經意。即如韋提女人,是請淨土主,及五百侍女,佛授記悉得往生彼國。但此處女人及盲聾瘖?人,心念彌陀悉生彼國已,更不受女身,亦不受根缺身。

阿彌陀佛三十五願: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其有女人,聞我名字,歡喜信樂,發菩提心,厭惡女身,壽終之後,復為女像者,不取正覺。

二乘人但迴心願生淨土,至彼更無二乘執心,為此故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非謂此女人及根缺人不得生也。

無量壽經第三十五願云:「設我得佛,十方世界,一切女人,稱我名號,厭惡女身,捨命之後,更受女身者,不取正覺。」況生彼國更受女身?根缺者亦爾。

問:今欲決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業,以何為種子得生彼國?又凡夫俗子皆有妻子,未知不斷淫欲得生彼否?

答:欲決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種行,定得生彼。一者厭離行。二者欣願行。

言厭離行者,凡夫無始以來為五欲纏縛,輪迴五道備受眾苦,不起心厭離五欲未有出期。為此常觀此身膿血屎尿,一切惡露不淨臭穢。

涅槃經云:「如是身城,愚痴羅剎止住其中,誰有智者當樂此身?」又經云:「此身眾苦所集,一切皆不淨,扼縛癰瘡等根本無義利,上至諸天身皆亦如是。」

行者若行若坐,若睡若覺,常觀此身唯苦無樂,深生厭離。縱使妻房不能頓斷,漸漸生厭作七種不淨觀:一者觀此淫欲身從貪愛煩惱生,即是種子不淨。二者父母交會之時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淨。三者母胎中在生臟下居熟臟上,即是住處不淨。四者在母胎時唯食母血,即是食噉不淨。五者日月滿足頭向產門,膿血俱出臭穢狼藉,即是初生不淨。六者薄皮覆上,其內膿血遍一切處,即是舉體不淨。七者乃至死後膨脹爛壞,骨肉縱橫狐狼食噉,即是究竟不淨。

自身既爾他身亦然,所愛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厭離,常觀不淨。若能如此觀身不淨者,淫欲煩惱漸漸減少。又作十想等觀,廣如經說。又發願,願我永離三界雜食,臭穢膿血不淨,耽荒五欲男女等身,願得淨土法性生身,此謂厭離行。

十想者:死想、脹想、青瘀想、壞想、血塗想、膿爛想、噉想、散想、骨想、燒想。

明欣願行者,復有二種:一者先明求往生之意,二者觀彼淨土莊嚴等事欣心願求。明往生意者,所以求生淨土,為欲救拔一切眾生苦故,即自思忖,我今無力,若在惡世煩惱境強,自為業縛淪溺三塗動經劫數,如此輪轉無始以來未曾休息,何時能得救苦眾生?

為此求生淨土親近諸佛,若證無生忍,方能於惡世中救苦眾生。故往生論云:「言發菩提心者,正是願作佛心;願作佛心者,則是度眾生心;度眾生心者,則是攝眾生生佛國心。」

又願生淨土須具二行:一者必須遠離三種障菩提門法。二者須得三種順菩提門法。何者為三種障菩提法?一者依智慧門,不求自樂,遠離我心貪著自身故。二者依慈悲門,拔一切眾生故,遠離無安眾生心故。三者依方便門,當憐愍一切眾生欲與其樂,遠離恭敬供養自身心故。

若能遠三種菩提障,則得三種順菩提法:一者無染清淨心,不為自身求諸樂故。菩提是無染清淨處,若為自身求樂,即染身心障菩提門,是故無染清淨心,是順菩提門。

二者安清淨心,為拔眾生苦故。菩提心是安隱一切眾生清淨處,若不作心拔一切眾生令離生死苦,即違菩提門。是故安清淨心,是順菩提門。

三者樂清淨心,欲令一切眾生得大菩提涅槃故。菩提涅槃是畢竟常樂處,若不作心令一切眾生得畢竟常樂,即遮菩提門。

此菩提因何而得?要因生淨土常不離佛,得無生忍已,於生死國中救苦眾生,悲智內融定而常用自在無礙,即菩提心,此是願生之意。

明欣心願求者,希心起想緣彌陀佛,若法身若報身等。金色光明八萬四千相,一一相中八萬四千好,一一好放八萬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攝取念佛眾生。又觀彼淨土七寶莊嚴妙樂等,備如無量壽經十六觀等。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悉已迴施一切眾生,同生彼國,決定得生,此謂欣願門也。

永明延壽禪師四料簡云:『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世作佛祖;無禪無淨土,鐵床并銅柱,萬劫與千生,沒箇人依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