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一剎那,猶如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一悟永悟.一迷永迷,迷悟一念間!百千萬劫來,承受種種無明所惑,三障所蔽,飽受窮劫之苦,周旋六道始終不得而,不愧是名副其實之凡夫,甚可憐憫之眾生!『頓悟一剎那』佛書之誕生,乃賅攝三藏聖典,歷代開悟聖僧,與個人體悟法義總集合於一極,一一闡揚證悟甚深意境,如遊法海,親臨聖境,同飲甘露,周遊本來面目一般,一剎那與聖境等齊,凡聖有何!迷悟有何異!生死涅槃不異空花水月乎!『頓悟一剎那』佛書出現法界,若受持讀誦者當下頓開佛慧,同登涅槃,共沐法身:發心出資者,惑業無明頓盡,同霑頓悟聖境,是為福德因緣具足,浪跡天涯中之福幸也!

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皆共成佛道



毗婆尸佛云:身從無相中受生,猶如幻出諸形象,幻人心識本來無,罪福皆空無所住。

尸棄佛偈云: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

毗舍浮佛偈云: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拘留孫佛偈云:見身無實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與佛何殊別。

拘那含牟尼佛偈云:佛不見身知是佛,若實有知別無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怖於生死。

迦葉佛偈云: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無可滅,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無罪福。

釋迦牟尼佛偈云:幻化無因亦生生,皆即自然見如是,諸法無非自化生,幻化無生無所畏。

心即是佛,佛即是心;離心無佛,離佛無心,心佛不二。

頓悟心地者,以無相為宗,以無住為體,妙有為用。

見佛性者,不名眾生;不見佛性,是名眾生。

心悟則彼岸,心迷則此岸;心正則彼岸,心邪則此岸。

諸法不去不來,無因無緣,無思無不思,無增無減。

明與無明,其性無二,無法之性,即是實性。

悟生死性,生死涅槃; 迷涅槃性,涅槃是生死。

佛性處凡愚而不減,在聖賢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定而不寂,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在中間,不在內外,不生不滅,性相如如,常住不遷,名之曰道。

覺悟煩惱本空,煩惱是菩提;菩提不覺,菩提是煩惱。

覺者是佛,迷者是眾生。

佛性不住煩惱,不住菩提,不住生死,不住涅槃,住無所住。

法身圓明,無取無捨,如大月輪,圓滿寂靜。

心即是法,法即是心。離心無法,離法無心,心法不二。

頓悟諸法本空,如幻如化,畢竟無所得。

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

空有不二,性相不二,理事不二;真空妙有,有是空中之有,空是有中之空;諸法實相,不二法門也。

粗言細語,概歸第一義。

真俗二諦,融通三昧印。

發心畢竟二不別,如是二心前心難。

信心清淨,則生實相。

禪宗以心即是佛為根本,一切都要在心上用功,心以無相為相。

戒定慧三學者,戒中有定慧,定中有戒慧,慧中有戒定,一即三,三即一,皆不出自心。

三界唯心,亦名火宅,火宅中本有法王,學佛是要在火宅中覓法王,一旦與法王相見,生死一起休。

三界一心,轉識成智,離妄即真,真即法王,不覓自見;凡大不悟此理,真妄一體,迷悟有別,迷真是凡夫,悟妄是法王。

不受一塵,不捨一法,真常獨露,海納百川。

本地風光,人人具足,真空妙有,個個不無;放之則盡虛空,遍法界;收之則入芥子。

終日喫飯,未曾咬著一粒米,終日穿衣,未曾掛著一根紗,終日行路,未曾踏著一錐之地,終日坐禪,未曾坐著一髮之位,法身光明纖毫一塵不染。

心不染著諸法,一切生死業行皆止息矣!

體用本一如,動則為妙用,不動同一體,動則分體用。

生滅心既滅,到本有家鄉,見清淨法身,即本來面目。

一念若,忘失本體;一念明歷,即本體明歷,不動本體,即是本性。

性本清淨,何有言說,生佛體同,似中秋月。

迷則眾生,輪迴不歇;覺即是佛,明明白白。

一念未生前,本來真面目,即此心之頭,觀心即觀佛。

本性心之體,真心性之用,心性非一異,一異分心性。

念佛即佛念,自佛當體見,自佛參本性,本性非佛面。

一切眾生本非眾生,亦本非是佛;一念迷即是眾生,因迷而一念覺,是名為佛。

上無佛道可成,下無眾生可度,諸法假名故,實乃畢竟空。

一旦徹見本體,才知騎牛覓牛,處處不即不離。

行住坐臥,不離自性,見聞覺知,不離自性,思量分別,不離自性,語默問答,不離自性。

如金作器,器器皆金;似火分燈,燈燈是火。

轉世常住世,悲願莫離願,慧定通今後,吾與常見面。

從無為下手,依理悟道,頓徹本來面,生死一起休。

頓悟真如體,因事悟理,理悟心明,以有為而入無為,因無為融會有為,則理事無礙法界。

本來無佛可念,無禪可參,只要諸執斷盡,人法俱空,赤顆顆,光爍爍,寸絲不掛,皆不可得,連不可得亦不可得,此即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直見本體,了無餘境。

由事契理,頓悟無生,事理圓融,究竟空寂,一聞千悟,頓徹十方,則上無佛道可成,下無眾生可度,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

有作之修,窮劫終成敗壞,無心體極,一念便是佛心。

一切法門皆起源於心,心即真我,淨妙圓明,體自空寂,離心外求,即不相應。

水清月現,萬法不離自性,自性能生萬法。

火喻煩惱,蓮喻菩提;煩惱是苦,菩提是樂;學佛人要由苦得樂,須於煩惱火宅中,生出紅蓮。

煩惱是業識妄心,菩提是清淨真心;諸法本空,煩惱當下亦空,見空即菩提。

佛以法為身,故稱法身,法身無相,清淨如虛空。

一切諸相,皆悉空寂,菩薩觀諸法性,無有二相,猶如虛空。

佛與眾生,唯此一心,更無差別,此心無始以來,無形無相,不曾生,不曾滅,當下現前一念便是。生著相外求,求之轉失,便佛覓佛,將心找心鄉窮劫盡形,終無所得。

息念亡慮,佛自現前,此心即是佛,佛即是眾生,為眾生時,此心不滅,為諸佛時,此心不添。

心外無法,去外無心,心即是法,法即是心。

法本不有,莫作無見;法本不無,莫作有見;無即成斷滅,有即成邪見。

菩薩於諸佛法,都無染著,見如不見,聞如不聞,心境空寂,自然清淨。

諸惡不生,人我不起,納須彌於芥子中; 不起一切貪瞋,能吸盡四大海水。

不受一切喜怒語言入耳中,於一切境,不惑不亂,不瞋不喜,刮削併當得清淨,是無事道人。

逆境逼迫,心地如如不動; 順境考驗,心地如如不動,與空相應,勝一切知解精進頭陀,是名法界性,是佛出世度眾生。

心常清淨,不向外求,任運隨緣,一無所得,行住坐臥,與道相應,是名莊嚴佛土。

菩薩之心,心常空寂,無諸妄念,不生不滅,不動不搖,即是清淨心也。

凡夫之心,無明起滅,妄想繽紛,顛倒取捨,善惡聖凡等見,是名濁亂心也。

菩薩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欲得淨土但淨其心,隨其心淨即佛土淨。

心若清淨,則到彼岸;心若污濁,則在此岸

離卻有無諸法,心如日輪,常在虛空,自然不照而照,豈不是省力氣,到此之時,無棲泊處,即是行諸佛路。

即心是佛,更無別佛;即佛是心,更無別心,如拳作掌,波即是水,掌即是拳也。

一念見性,人法俱空。

雖具見聞覺知,萬境不能染著,即是解脫了悟之人。

不被一切善惡凡聖諸境惑亂,即同如來智慧性也。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從來皆妄物,若知無佛復無心,始是真如法身佛。佛佛佛,沒模樣,一顆圓光入萬象,
無體之體即真體,無相之相即實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動不靜不來往,無異無同無有無,難取難捨難指望,內外圓明到處通,一佛國在一沙中,一粒沙含大千界,一箇身心萬箇同,知之須會無心法,不染不淨為淨業,善惡千端無有無,便是南無大迦葉。

能見自性,色空俱遺不著二邊,二邊既無,即無中道可立,不染萬境,即是大乘菩薩所行之道。

諸法從本以來,常自寂滅相。

一切眾生從無量劫來,不出法性三昧,長在法性中,著衣喫飯,言談祇對。六根運用,盡是法性,不解返源,所以隨名逐相,迷情妄起,造種種業,若能一念迴光返照,全體聖心,何處不是佛法。

用即知而常寂,不用即寂而常知,方契妙覺。

一利空寂,本來不生,不見有生死,不見有涅槃,不見有善惡,不見有凡聖,不見一切法,是名見法。

自性本來具足, 但於善惡事上不滯, 方喚作修道人。 取善捨惡,觀空入定, 皆屬造作,更向外馳, 去家轉疏轉遠, 一念妄想,便是三界生死根本; 但無一念,是除生死根本, 即得法王無上珍寶。

三界兮如幻, 六道兮如夢, 聖賢出世兮如電, 國土猶如水上泡, 無常生滅日遷變。

但能萬法不干擾, 無始何曾有生死。

道不用修, 但莫污染。 何謂污染但有生死? 造作趣向, 皆是污染, 並有生死。

佛法事在日用處, 在你行住坐臥處, 喝茶喫飯處, 所作所為舉心動念又卻不是。

一切諸法本無情, 一切諸佛本自靈, 混然同太虛, 無欠亦無餘。

若迴光返照, 於一剎那中, 即心念息時中, 迷惑煩惱癡暗狂情頓自消滅, 諸緣境界轉為甘露醍醐安樂國土。

聖人道, 萬法從心生,萬法從人滅, 皆由汝心,善惡也只由汝心, 地獄天堂也只由汝心, 只今相應與佛合智,即是佛也。 更無相誑,直下奉信無疑。

吾人本具一心, 其量廣大,猶如太虛, 無邊無中,無方圓大小, 無上下大小,無瞋無喜, 無是無非,無善無惡。

修道道無可修, 問法法無可問, 迷人不了色空, 悟者本無逆順, 八萬四千法門, 至理不離方寸, 識取自家城郭, 莫謾尋他州郡, 不知月之大小, 不管歲之餘閏, 煩惱即是菩提, 淨華生於泥糞。

妙性本空, 無有一法可得。

絕學無為閑道人, 不除妄想不求真, 無明實性即佛性, 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覺了無一物, 本源自性天真。

若能於一切處,一切時中, 念念常行智慧,即是般若行。

一性圓通一切性, 一法遍含一切法, 一月普現一切水, 一切水月一月攝, 諸佛法身入我性, 我性還共如來合。

不求真, 不斷妄, 了知二法空無相, 無相無空無不空, 即是如來真實相。

當知此一心本無念,本真如, 本離根、塵、識, 故本無所住而常住, 是故知萬法盡在自心。體若虛空勿涯岸,
不離當處常湛然, 覓則知君不可見, 取不得,捨不得, 不可得中只麼得。

不見一法即如來, 方得名為觀自在; 了即業障本來空, 未了還須償宿債。

若能於自心, 剎那頓觀無念者, 即知本自清淨無染。

生不拘身, 禪非?境, 拘必乃疲, ?則非靜, 不?不拘, 真光迴孤, 六門齊應, 萬行同敷。

至道本乎其心, 心法本乎無住, 無住心體, 靈知不昧, 性相寂然, 包含德用, 賅攝內外, 能深能廣, 非有非空, 不生不滅, 無終無始, 求之而不得, 棄之而不離。

若能於自心, 剎那頓見真如者, 即知本自不生不滅, 而圓滿具足。

若一念不生, 則前後際斷, 照體獨立, 物我皆如, 直照心源, 無知無得, 不取不捨, 無修無證。

心心作佛, 無一心而非佛心, 處處成道, 無一塵而非佛國。

若悟自性, 本無所住者, 即知本自凝然常住, 不動不搖。

真妄物我, 舉一全收, 心佛眾生, 渾然齊致。

迷則人隨於法, 法法萬差而人不同, 悟則法隨於人, 人人一智而融萬境。

萬法盡在自心, 若能於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 即是親證, 見此一心。

悟寂無寂, 真知無知, 以知寂不二之一心, 契空有雙融之中道, 無住無著, 莫攝莫收, 是非兩亡, 能所雙絕, 斯絕亦寂, 則般若現前。

法是無生之法, 無生即是無虛妄, 乃是空寂之心, 知空寂而了法身, 了法身而真解脫。

一念之心, 普具十界諸法, 心外無法, 法外無心。

真如性淨, 慧鑒無窮, 如水分千月, 能見聞覺知, 見聞覺知而常空寂, 空即無相, 寂即無生, 不被善惡所拘, 不被靜亂所攝, 不厭生死, 不樂涅槃, 有不能有, 行住坐臥, 心不動搖, 一切時中, 獲無所得, 三世諸佛, 教旨如斯。

真如無念, 非想念而能知; 實相無生, 豈色心而能見; 無念念者, 即念真如; 無生生者, 即生實相; 無住而住, 常住涅槃; 無行而行, 即超彼岸。

十方諸佛, 一切眾生, 全在當人一念心中而成, 當知方便雖有多門, 歸元無二, 即歸真如, 此一心也。

如如不動, 動用無窮; 念念無求, 求本無念。 菩提無得, 淨五眼而了三身。

法身湛然常寂,應用無方, 用而常空,空而常用, 用而不有,即是真空; 空而不無,便成妙有, 妙有即摩訶若。

一念迷時, 一心從境, 故起顛倒, 輪迴受苦; 一念覺時, 境從一心而得解脫, 涅槃常樂。

真空即是清淨涅槃, 般若是涅槃之因, 涅槃是般若之果; 般若無見,能見涅槃; 涅槃無生,能生般若; 涅槃般若,名異體同, 隨義立名。 故云法無定相。

涅槃能生般若, 即名真佛法身; 般若能建涅槃, 故號如來知見, 知即知心空寂, 見即見性無生, 知見分,不一不異。

一心是萬法之源, 迷悟之根, 成佛之本。

所有眾生同一真性, 但為客塵妄想所覆, 不能顯了, 若捨妄歸真, 無自無他, 凡聖等一。

心想若滅, 生死長絕, 不死不生, 無相無名, 一道虛寂, 萬物齊平。 何貴何賤! 何辱何榮! 何勝何劣! 何重何輕!

一切凡聖歸於一心, 至極涅槃, 常樂境界, 以是義故, 須悟萬法歸於一心, 心性無二, 真如不變, 不生不滅。

心性不生,何須知見! 本無一法,誰論熏鍊! 往返無端,追尋不見, 一切莫作,明寂自現。

知法無知,無知知要; 將心守靜,猶未離病。 生死忘懷,即是本性。

真如法界, 心佛眾生, 三無差別。

至理無詮, 非解非纏, 靈通應物, 常在目前, 目前無物, 無物宛然。

菩提本有,不須用守; 煩惱本無,不須用除。

真如性海, 歷劫不壞, 真樂無窮, 自由自在, 本具寶藏, 妙用無窮。靈知自照, 萬法歸如, 無歸無受, 絕觀忘守。

自觀自心, 知佛在內,不外外尋; 即心即佛,即佛即心; 心明識佛,曉了識心, 離心非佛,離佛非心。

諸佛發悟,悟此一心; 眾生迷妄,迷此一心, 三藏經論,五乘教法, 無非方便,導入漸悟, 透此一心。

識自心源, 達佛深理,悟無為法。 內無所得,外無所求。 心不繫道,亦不結業, 無念無作,非修非證, 不歷諸位,而自崇最, 名之為道。

一切諸法,心為上首, 若知於心, 則能得知一切諸法。

過去諸佛證此一心, 菩薩證悟此一心, 佛弟子欲得證悟, 亦當證悟此一心。

無著無所依, 無累心寂滅, 本性如虛空, 是名無上道。

自心是佛, 更莫狐疑, 心外更無一法而能建立, 皆是自心生萬種法。

常離於念, 覺體不滅, 畢竟平等, 無有變異, 不可破壞, 即是一心, 靈明洞徹。不住迷,不住悟, 不住體,不住用, 而生其心,即是一切處而顯一心, 若住善,生心即善現; 若住惡,生即即惡現, 本心即隱沒。 若無所住, 十方世界,唯是一心。

境立心便有, 心無境不生。 若將心繫境, 心境兩俱亡, 境心各自住, 心境性恆清。

真如法身, 一切染法所不能染, 智體不動,具足無漏。

不?惡而生嫌, 亦不觀善而勤措; 亦不捨智而近愚, 亦不拋迷而就悟, 達大道兮過量, 通佛心兮出度, 不與凡聖同纏, 超然名之曰祖。

是法是佛, 是心是法, 法佛無二, 僧寶亦然。

法身常住, 本自不生, 今亦不滅, 永存不壞, 無始無終。

吾之真性, 如來湛然常住, 本無生滅, 無相可見之, 若要見之, 外不見山河, 內不有見聞知覺, 方開正眼,
即見本來面目。

用即寂, 寂即用, 用寂體一, 同出而異名。

無邊剎海, 不隔毫端, 十世古今, 不離當念。

三界所有法, 唯是一心, 心外更無一法可得。 所以曰歸心, 故得一心之旨。

夫學道之法, 必須先識根源, 求道由心, 又須識心之體性, 分明無惑, 一了千明, 一迷萬惑。

一切善惡皆出自心, 心是身之主, 身是心之用, 佛由心成。

心無形相,內外不居, 心起境生,心滅境滅, 知心空寂即入空寂法門。

知心無縛, 即入解脫法門; 知心無相, 即入無相法門; 覺心無心, 即入真如法門, 若能知心如是者, 即入智慧法門。

心能作佛, 心能作眾生, 福由心作, 禍由心為, 心能作天堂, 心能作地獄。

覺心性相即是佛。

知一切法, 即心自性, 成就慧身, 不由他悟。

心正成佛, 心邪成魔; 心惡是羅剎, 心貪是餓鬼, 心癡是畜牲, 心是一瘺罪福之根本。

聲聞厭喧求靜, 猶如棄麵求餅, 餅從來是麵, 造作隨人百態, 煩惱即是菩提。

法身自在無方, 觸目無非正覺, 六塵本來空寂, 涅槃生死平等。

眾生自悟此心, 作得了主, 不造諸惡, 廣行十善, 依佛行持, 立佛行願, 必定成佛矣。

眾生不解修道, 便欲斷除煩惱, 煩惱本來空寂, 將道更欲覓道, 一念之心即是, 何須別處尋討。

迷時以空為色, 悟即偶色為空, 迷悟本無差別, 色空究竟還同。

大千剎海, 萬象森羅, 解脫門開, 一超直入。

願王彌陀笑顏迎, 笑破根塵淨空中, 照顧一念不離佛, 動靜皆在蓮池行。

見心無所生, 知心如虛空; 捨慢持淨戒, 以法化眾生。

常樂寂靜法,其心當無著; 自性若清淨,諸法無去來。

佛在世時佛為師, 佛滅度後戒為師, 佛陀正法依戒住, 僧伽命脈賴戒律。

無相布施真布施, 離相持戒真持戒; 我法二執淨盡時, 轉凡成聖進佛階。

有言有說皆是妄, 無形無相始為真; 諸仁識得此中意, 打破虛空笑破唇。

僧寶之名豈易稱 , 開遮持犯須究明; 嚴淨毗尼宏三界, 方為人間福田僧。

戒定慧熏修, 即是無上道; 不染世俗習, 身心自解脫。

前世修來此報身, 百鍊千鎚作完人; 自身識得娘生面, 轉勸他人認主人。

十方佛子學無為, 學得無為真有為; 有為手段持淨戒, 盡虛空界任徘徊。

一念不覺無明夢, 夜長夢多總是空; 一覺醒來衣珠在, 不離當處返家鄉。

未見本來人, 不識本來面, 要見本來面, 見性即可見。

三界無界是火宅, 更於何處可安居? 證得諸法皆空性, 無生法忍同時登。

說食終不飽, 必須著力行; 持戒到彼岸, 如日行虛空。

心無異相名為真如, 心不可改名為法性, 心無所屬名為解脫, 心性無礙名為菩提, 心性寂滅名為涅槃。

實相念佛, 念到離念真心, 全體顯露, 即證實相。

念到能念的我,所念的佛, 能所雙忘,實相現前, 不待彌陀接引, 即證無相菩提。

西方淨土唯心所現, 自心不淨則西方淨土, 遠隔千萬億佛土, 何能到達, 若自心能淨, 則西方淨土不隔毫端, 舉念即至, 故自心能淨, 則自心淨土, 即是西方佛土。

一切法門不離自心, 故究竟淨土, 即在自心, 心淨土亦淨, 心穢土亦穢, 修一切法門終歸淨心。

學佛究竟彼岸, 在於淨心而已。

若執理廢事,理成畫餅, 縱使博通教理,口若懸河, 而行與言違, 我執煩惱有增無減, 理又安在! 故事理不二, 是以事透理, 非是以理概事。

應無所,即是實相菩提, 亦是法身佛之境界。

十法界不離一心, 一心能造十法界。

三界無別有, 唯是一心作。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參禪念佛本來同, 看破分明總是空, 己到自然全體現, 春來依舊百花紅。

善惡雖殊,本性無二, 無二之性名為實性, 於實性中,不染善惡, 直至無上菩提, 念念自見,不失本念。

佛言︰ 人繫於妻子估宅,甚於牢獄, 牢獄有散釋之期, 妻子無遠離之念, 情愛於色,豈憚驅馳! 雖有虎口之患,心存甘伏, 投泥自溺,故曰凡夫, 透得此門出塵羅漢。

佛言: 有人患婬不止,欲自斷陰, 佛謂之曰: 其斷其陰,不如斷心, 心如功曹,豕曹若止, 從者都息, 邪心不止,斷陰何益!

看佛經不能偏一面, 若偏一面會出毛病, 佛法是圓隔方便的, 是面面觀的, 是諸法實相的。

諸佛證悟諸法實相而成佛道, 眾生欲得成就佛道, 亦循諸法實相而修證, 諸法實相即是不二法門。

法身無相,法身偏一切處, 如如不動,沒有形象, 佛隨類現身而度眾生, 佛的化身無量無邊, 佛的真化身無在無不在。

修道,是修通往大涅槃之路, 修成佛之道。

凡夫與聖人不同, 聖人觀性, 凡夫觀相; 凡夫處處見、處處著。

修行不要怕時間長, 不要怕受苦, 法門須廣修, 不廣修法門, 塵沙惑不能破。

佛不度無緣之人, 不可曲解以為佛有分別心, 是說因緣尚未成熟之意, 等到將來法緣成熟時, 再來度他。

正見如來聖法, 修行要一門深入, 否則一生有多少時光, 結果一事無成。

佛法與世法之別為一智一迷, 執著與不執著,空與不空而有異也。

對一切眾生生恭敬心, 即是對未來諸佛的供養。

二界六道眾生, 要成佛必在五欲六塵三界六道中修, 火燄化紅蓮, 苦逆之境一一皆為修道增上緣。

冤家對頭不可恨他, 他是來成就我們忍辱解脫之境, 無境心不生, 心生方能了知心地之無明, 後以智慧淨化,
證成菩提。

學佛可開智慧, 有智可斷情愛, 破無,出三界,圓成佛道。

魔有內魔外魔, 內魔最害人, 自己的煩惱就是內魔, 就怕內魔與外魔勾結, 名聞利養是魔境。

凡夫隨境界轉, 佛心地自在不被境轉; 凡夫被無明所牽絆, 佛已破無明, 得證法身。

不念佛還好,愈念念頭愈多, 不要怕,依舊念, 修行是點滴功夫, 境界成熟, 自然逐漸念頭會息滅。

我們自始自終皆與外在人士做朋友, 從未與自己的心地做朋友, 豈不是捨本逐末,背道而馳!

凡夫於六道的路上走得很光滑, 但涅槃路上木向陌生生澀, 更充滿荊棘葛藤, 走不出三界。

佛於三界出入縱橫自在, 依佛所修而修, 依佛所證而證, 不出不入, 究竟修證處, 與佛正等無異。

冤家惡人加害於我, 不能起怨恨之心, 深思自己在學菩薩行, 還能有報復心嗎?

勸二人念佛比自己念佛功德大, 勸百人念佛就是菩薩, 勸萬人念佛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

修行人多,證果者少, 因為道心進進退退, 不能勇猛精進; 八地菩薩是不動地,永無退轉; 七地菩薩以下都是進進退退。

超度有三種層次;
(一) 思想超渡。
(二) 現生超渡。
(三) 臨終超渡。

看破、放下、 解脫、自在。

修行要創造因緣,把握因緣, 利用因緣,積極因緣; 不得等待因緣, 不得觀看因緣, 不得消極因緣, 若能如是, 諸佛讚歎,菩薩護持。

凡夫眾生有業障現前, 佛菩薩也會業障現前; 只是佛菩薩面對業障, 心地如如不動, 了知業障皆來自前因後果; 凡夫不明業障前因後果, 因而怨天尤人, 激動暴跳,心緒不穩。

父母給我色身, 佛法給我們法身。

金銀寶物資助色身, 如來正法能喚醒慧命。

佛所說法都是藥方, 病好了,藥方可以不要了; 世間法應捨, 出世間法也應捨, 不捨成法縛。

佛說世間無常, 五欲六塵如幻如化, 佛卻於種種無常當中, 做幻化佛事,水月道場, 廣度無量眾生, 成就無上菩提。

富貴者應喜捨布施植福,以福培福, 因為福報是有盡之時; 貧窮更應喜捨布施, 今生夠窮了,福盡了, 無福報之因,故應盡心盡力, 隨分隨緣植下福田之因, 因果是平等的,不會錯亂的。

果由因而來, 無因即無果, 善果有善因, 惡果有惡因, 因果是公平的。

慈悲是純理智所流露出來的, 愛是由感情意識所發露出來的, 慈悲是淨化的,無束縛的, 永琱變的,光明自在的; 成情是無常的,黑暗無知的, 是束縛的,是墮落的。

冷靜思惟自己三分鐘, 為誰辛苦,為誰忙! 辛苦一輩子,又是一場空, 兒女子孫,事業名譽固然重要, 生死大事尤為重要, 祝福您善根大展流露。

生與死涅槃是自己的, 你自己也擁有生死與涅槃; 眾生自性自度,佛不能度, 明白嗎?

別人僅能作拋磚引玉之與, 無法代勞別人修行辦生死大業; 別人僅能點破迷津, 無法代勞別人窮窮無盡業障侵襲。

成佛是自己作的, 當魔也是自己作的, 上昇是自己作的, 墮落也是自己作的, 你說平等不平等。

成佛修行是偉大聖業, 別人從中誹謗譏笑,這不要緊, 因為以後成佛證果是你自己, 解脫涅槃是你自己得; 別人誹謗譏笑是因, 別人墮落是果, 因果不會錯亂的, 珍重!

錯誤的諍執固然是不好, 理念正確的諍執亦未必是好, 這要看因人、因時、因地而理性決定。

大疑大悟, 小疑小悟, 不疑不悟, 有疑應發問, 打破沙鍋問到底, 得到真相大白, 心服口服, 內心無惑。

大男人主義或大女人主義者, 這未必是好, 我執深重,意識頑固, 有時不得自覺, 因而欲昇反墮,昧於真理,
佛要我們由我達無我, 徹底淨化我執, 菩提就當下現前。

外在的魔並不可怕, 自己的心魔是最可怕的, 你明白什麼是心魔嗎? 就貪欲、瞋恚、愚癡、 疑心、貢高心、嫉妒心、 這些心魔可障佛道, 可造作五逆十惡, 作奸犯科, 讓自己身不由己, 情緒激昂不穩定, 痛苦無盡, 周旋不出六道。

我今生長得醜、貧窮、 多病苦,逆境重重, 這沒關係, 幸好還能當人, 沒墮三惡道就慶幸無比了, 要知道這是你的惡果, 無量劫前你不知造下多少惡業惡因呢! 今生還來得及,勿徘徊, 一心一意歸依三寶, 斷惡行善,廣結善緣, 這是今生所造之善因, 來世就有料想不到的善果, 因為因果平等的。

人非聖,孰人無過! 勤求佛道的過程, 遇強烈逆境,偶偶發脾氣, 若能自覺, 改過遷善就好了, 你若無脾氣,你就成佛了, 不是嗎?

心常憂鬱, 常懷悲傷者, 則成悲魔; 常歡喜過度失態者, 則成喜魔。

寧在諸惡趣, 恆得聞佛名; 不欲生善道, 不得聞佛名。

發願與善知識在一起, 善知識如一盞明燈, 能照破世間的黑暗, 啟發慧命, 讓我們出離生死苦海。

迷時是世間法, 悟時是佛法, 迷悟在一剎那。

貪戀五欲六塵不捨, 名為六道流浪漢; 了知五欲六塵空幻, 心不染著, 名為出塵道人。

學佛之人有五種悲哀;
(一) 念佛怕口渴。
(二) 參禪怕盤腿,怕腳麻、腿酸。
(三) 研究教理怕傷腦筋。
(四) 演說佛法怕沒有聽眾。
(五) 打掃環境怕掃死螞蟻。

取而不捨是凡夫, 捨而不取是小乘, 能取亦能捨是菩薩。

修行者應注意五項:
(一) 持戒清淨。
(二) 息一切不必要外緣。
(三) 發菩提心。
(四) 與諸法空性相應。
(五) 常親近三寶。

身體不殺生、偷盜、邪淫 ─ 身業清淨。
嘴巴不惡口、兩舌、綺語、妄語 ─ 口業清淨。
意識不貪、不瞋、不癡 ─ 意業清淨。

極樂世界你不想去, 縱然阿彌陀佛用布袋把你裝入, 帶到極樂蓮池, 你還是照樣連奔帶跑,真達回奔娑婆世界, 還會怪阿彌陀佛不慈悲哩!

三業清淨佛出世, 三業不淨佛滅度。

佛是人人可成的, 佛的境界是平等, 無有特權; 諸佛的智慧是平等的, 無有高下, 諸佛的慈悲是平等的, 無赦免。 諸佛是凡夫修行而得, 我們一心修行, 一旦福慧圓滿, 無上菩提成就, 大家皆可成佛, 平等平等!

菩薩道應行四原則:
(一) 給人信心。
(二) 給人歡喜。
(三) 給人希望。
(四) 給人方便。

淨土與天堂差別;
(一) 淨土是平等的, 天堂是階級的。
(二) 淨土是進修的, 天堂是非完成的。
(三) 淨土是上升的, 天堂是退墮的。

(一) 受比丘戒五年內, 不得做出家同道師。
(二) 五年後,若通曉戒律, 可以將所學特長作師, 稱為軌範師, 梵語叫阿闍梨耶, 受人依止,教人習誦。
(三) 十年後,可做親教師。
(四) 二十年後,稱為上座。
(五) 五十年後,稱為耆宿長老。

十善業道, 是生人天乘之法所必經; 是得學無學諸沙門果所必經, 是得獨覺菩提之法所必經, 是諸菩薩一切妙行所必經, 是一切佛法所依止處。

禮佛得十種功德:
(一) 得妙色身。
(二) 出言人信。
(三) 處眾無畏。
(四)佛所護念。
(五)具大威德。
(六)眾人親附。
(七)諸天愛敬。
(八)具大福德。
(九)命終往生淨土。
(十)速證涅槃。

信願行具足念佛, 臨命終時,千佛授手, 十方淨土,隨願往生。

小乘戒五種因緣捨失戒體︰
(一) 命終。
(二) 二形(男女根變性)。
(三) 斷善根。
(四) 作法(比丘、俗人皆可)。
(五) 犯重(犯四根本重戒)。

一切世間, 十方三世諸佛第一大,次有菩薩、辟支佛、聲聞, 是四大人皆從般若波羅蜜中生。

大乘菩薩戒兩種情形下失戒體︰
(一) 犯了重戒。
(二) 故意捨棄菩提心。

但識自本心, 見自本性, 無動無靜, 無生無滅, 無來無去, 無是無非, 無住無住。

真如自性是真佛, 邪見三毒是魔王, 邪迷之時魔在舍, 正見之時佛在堂。

若能心中自見真, 有真即是成佛因; 不見自性外覓佛, 起心總是大癡人。

涅槃真樂剎那無有生相, 剎那無有滅相, 更無生滅可滅, 是則寂滅現前。 自性具三身, 發明成四智, 不離見聞緣, 超然登佛地。

法身報身及化身, 三身本來是一身; 若向性中能自見, 即是成佛菩提因。

性中邪見三毒生, 即是魔王來住舍; 正見自除三毒心, 魔變成佛真無假。

諸佛證悟諸法空性, 於法無惑自在, 佛又稱為空王。

若人作惡業, 輪迴地獄苦, 餓鬼及旁生, 淪沒無窮盡。

死時眷屬不隨去, 但隨自作眾業行; 苦惱逼逐於己身, 彼時誰為我分受。

死時眾苦所逼迫, 親屬不能令解脫, 汝欲自求解脫時, 是故應離諸罪惡。

若於佛法僧, 及所受學處, 能恭敬供養, 乃名為智者。

須知口禍債難償, 一語能招萬殃。

受諸罪報,難堪難忍; 當此之時,父母妻子, 一切眷屬,不相替代, 唯應自身,獨受眾殃, 從苦入苦,無有休息。

一切功德莊嚴王經云︰
有四種魔,云何為四? 一者貪著財物。 二者親近惡友。 三者障礙法師。 四者於法師說陳其罪過 (宣說出家人是非, 此人便是惡魔)。 是等眾生由此業故, 當受貧窮,不見善友, 遠離尊師,作邪見想, 說無因果, 墮於地獄,受諸劇苦。

大寶積經云:
成就八法,女轉男身, 何等為八? 一者不嫉。二者不慳。 三者不諂。四者不瞋。 五者實語。六者不惡口。 七者捨離貪欲。 八者離諸邪見。 童女!修此法, 後世速轉女身為男身。

若一惡言毀沙門, 當墮泥犁受極苦; 從地獄出得人身, 即招盲聾瘖?報。

大覺圓明之體, 是我凡夫本具性德, 一切經論,顯密性相, 皆為歇此覺體。

佛說一切法, 為除一切法, 我無一切心, 何須一切法。

釋迦世尊, 以言顯義, 漸悟妙解, 得義言絕, 頓悟一心, 更無餘法。

自覺則離染著, 還本來之淨; 去無明惑, 證本具之真; 從一切法本不生處, 了徹真空本體自家面目。

第一義諦, 為一切法門根本, 淨土為各宗旨歸宿。

無住而住, 常住涅槃。

迴脫根塵, 境識俱亡, 證諸法一如之真性。

泯除一切對待差別之相, 不為相轉, 不為法縛, 安住於一切法性空。

觀心無念, 會相歸性。

諸聖之所以成大覺, 自在解脫, 無盡妙用, 在於悟此本體也。

千經萬論, 皆是令人離於身心, 破於執著, 明自本心, 見自本性, 指歸真空本體。

凡夫心外求法, 均謂之外道, 佛法講明心見性, 若不在此下功夫即是外道, 學佛而仍隨六塵轉, 心不清淨即是外道。

狂心若歇, 歇即菩提。 不離當處, 親見本地風光, 何勞向外馳求。

迷即佛是眾生, 悟即眾生是佛。

捨本外求遠家鄉, 狂心歇處見娘面; 菩提涅槃非外求, 迴光返照法王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