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火葬与土葬有何差别?何者殊胜有意义?该如何选择?
人类当死亡之后,快则刹那间即随业感召投胎转世去了,慢则七七四十九天即受报投生六道而去,有修有证之行者,感召四圣,念佛一心不乱(梵语aviksipta-citta)得以往生净土,此人即已亲近极乐三圣矣!

命终后一旦神识脱离躯体,行火葬与土葬实无差别,亦无殊胜意义之有,选择性任人而定是也。但是目前的台湾土地面积与环境,实在没有让我们再选择土葬的过去式,何以故?因为台湾土地面积有限,台湾南北坟墓用地已占用过量之堪忧,再继续开发置公墓与私墓,就形成阴盛阳衰的颠倒之见,不是好现象,所以台湾政府目前很积极改善这土葬风俗文化成为火葬文化,以改善将后宝岛免得变成阴盛阳衰的局面诞生,并且很鼓励丧家正识火葬实际之意义,以行火葬文化,并补贴寿终者一万五仟元不等之善举。这是令人欣慰而且是有意义的宣传,普令火葬文化富有正面意义的本质能蒸蒸日上,莫令台湾面积面临更狭小之危机。

因为一旦入土而行土葬的话,就是要等六、七年或十余年才捡骨头,每人面积占地十余坪,国人命终后陆陆续续接踵行土葬,也难怪台湾面积阳地缩小阴地阔大之危,土葬弊病其多无数,一则易占阳地土地面积,墓地却越来越多。二则死尸不易腐烂,往往变成荫尸,台湾属海洋性气候,荫尸者有十分之二之多,会使阳上大小心生恐惧,倘若家人有了灾难不平安,一切箭头都指向荫尸,无不怪乎荫尸为由,上下意见不和,闹得家人鸡犬不宁,鸡飞狗跳。

兄弟姊妹为了墓碑的方向,又是闹的天翻地覆,老大欲令墓碑朝西,老二欲令朝东,老三欲令向南,其他姊妹又参一脚,把死去的祖先父母的墓碑时东时西时南时北的,亡者怎么能得安宁平安呢?所幸死去的父母已不会讲话,不然抓狂起来大骂一番,你们这些逆子恶犬,实在是大逆不孝,罪过无量,把我墓碑一年变换七、八次,一年始终都是转换不休,我都头昏脑涨了,不如为我做个活动墓碑,三百六十度可自由圆周转动,那一家人觉得闹鬼不平安就来转动角度,免得浪费经济,萧条台湾,其罪非浅,不如将此净资布施(梵语dana)给如本法师做电视弘法的基金,让芸芸众生开悟证成菩提,岂不是妙哉!功德无量啊!

三则土石流易冲刷山坡地的坟墓,致使坟墓被破坏,棺木暴露,地基下陷,东倒西歪,无常变化,不坚固,时常补修,大费周折,劳师动众,家属怨言四溢,实乃不尽理想之举。

四则土葬六至十年许必将捡骨头,再行土葬一次,忧心挂碍无时无刻,烦恼(梵语klesa)与缺点不胜枚举。五则老鼠会挖掘坟墓,咬啃棺木,抢夺尸体,啃啖臭皮囊。如果奉行火葬,就不用有如土葬那么忧心忡忡,牵肠挂肚了,因为命终者之尸体经过火化之后,透过出家师父诵经念佛的仪式,直接就供奉进塔,无有后顾之忧,一切程序清净庄严,骨灰若供奉于有出家师父的佛寺,同时有宝塔的话,其因缘更殊胜微妙,何以故?因为佛寺里有出家师父早晚诵经念佛,一切诵经念佛功德可一一回向给亡者,普令命终人超度往生净土,又亡者骨灰安奉在佛寺宝塔里,每天都有经声佛号可听闻,亡者当下薰习佛号经法即可消除业障(梵语karmavarana),种植善根,培养福德因缘,增长智慧,速离幽冥界,得生善道,乃至同登极乐净土,道心永不退转,亲听法音,早证无生,究竟成佛,功德殊胜难以伦比也。

若逢春秋二祭,亡者之阳上眷属皆可携家带眷同往清净佛寺参拜祭典法会,随同出家师父诵经念佛持咒,将功德普皆回向,亡者得大利益,早登解脱圣域。家属大小也能因参与法会诵经念佛闻法,而得善根萌芽,得大智慧,渐消三毒烦恼,顿破无明(梵语avidya),体解大道,究竟同证无上菩提。

所以客观分析,选择火葬者利多无弊,造就功德多,冥阳双利故,最后皆共成佛道,土葬者唯弊无利,墓碑造成家人无比纷争动乱不堪,荫尸危机丛生,地理师为糊口家计,妄造无量口业(梵语vak-karman)、绮语骗术无所不用其极,俗人十之八九皆无佛法正信观念,不能正见因果、业力、道德、真理,因而听信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之邪说,再加上油腔滑调的地理师之谎言,往往又善于显异惑众,频频自编自导自演,佛陀称这辈之人是五邪命之一,因此让一般学佛未得正见者,又是十之八九个个被骗上当,一旦后悔自觉已来不及了,实乃值得怜愍与同情。

如是概说,深信仁者所问,内心当有自决之道是也!

人死亡之后,行火葬之际,对亡灵来说是否会烧痛他呢?
死亡过后,通常神识在八至十四小时就逐渐离散,何况亡者已死亡后五六天才行火葬,神识早就脱离肉躯,因缘成熟,即投胎转世。

是故,当神识一旦脱离身体之后,行火葬的当下,对亡灵丝毫之痛完全不存在,毕竟,神识已离肉躯,仅剩下臭皮囊一堆,痛从何起呢?

佛教戒杀生,但却主张火葬,吾人之身体有无量无边之虫所聚集,火葬是否杀生了,何不亦行土葬,让它自腐朽风化?
佛法以人道(梵语manusya-gati)为主要得度的对象,旁度五道;度众生亦有近缘与远缘之别,三恶道中的畜牲道(梵语tiryagyoni-gati),可谓远缘得度对象,体内之细菌小虫寄生人体,虽行火葬,的确有杀生之嫌,乃属极微之过失,火葬与土葬较量之下,火葬远比土葬来得殊胜,若土葬其体内之细菌与小虫,亦免不了自生自灭,又土葬占空间比例较大,将后亦须捡骨头,因缘不成熟,五、六年后尸体不腐烂(荫尸),又添加多层的烦恼!

在中国大陆西藏的喇嘛,若命终后,其尸体皆横遍山野喂鹰,神识已脱离躯壳,留下的仅是一堆臭皮囊,若能行火葬,的确要来得较为殊胜。

四、佛教为何不烧纸钱(冥纸)?有咒语摺成莲花钱可以烧吗?如法否?
兹当人类一旦命终之际,其神识快则一刹那(梵语ksana),慢则四十九天即随其在世之业因投胎转世去了,而投胎之处不外乎六道之中,若有念佛而往生净土者,就当下了生脱死,免受六道轮回之苦;如果此人是正信三宝弟子的话,既已往生极乐净土,净土世界遍地黄金所铺,所住皆七宝所庄严而成的楼阁,思衣得衣,思食得食,心想事成,福报无尽,无所欠缺,何来得取纸钱(冥纸)之需求!物以稀为贵,极乐净土大地黄金无边,黄金对极乐净土之人而言,已不是珍贵之物,脚踩黄金,天天搬金块,会被人讥笑,美钞、台币、已成废纸,因为没有资生欠缺,所以才需要黄金、美钞台币,既有之,这些方便已成多余,在极乐世界国土里只要你动个念头,你所喜爱的东西无所不现,任你受用满足而法喜,如果不具足如是功德庄严成就,就不名极乐世界,不名为弥陀佛是也!在净土三经明文斑斑可依可循。

倘若此人没有学佛也没往生净土的话,必定投胎转世于六道中,六道的任何一道之受生,不是任何人可以自由选择的,而是业力来决定你该去的那道,凡夫(梵语prthag-jana)众生甚难掌控自己的业力行为,在投胎之刹那,你也身不由己的随业而投入你有缘该去的一道,你深感无奈,无奈又能如何呢?所以说,修行就是针对这点而下功夫,以强而有力的愿力转化业力,使业力成愿力,业力是不自在,是身不由己的,是染污的,是难以抗拒、不听使唤的,是痛苦无奈的,是轮回生死的原动力;愿力是自由自在的,没有染污而清净(梵语
suddha)光明的,能让我们掌控而且可任人转换三百六十度无障碍的,是顿断三界六道的,神通(梵语rddhi)往来自如的,是已证得圣境之地。

因此之故,既已堕落地狱饿鬼畜生三恶道中,烧纸钱(冥纸)给亡者这是莫大的讽刺与无聊之举,何以故?因为人间是人间,畜生是畜生,试问畜生能享用纸钱否!它连纸钱都不懂,如何受用!愚昧之人也明白这太离谱了。

试问地狱道之众生唯有受刑受苦受煎熬的果报,没有丝毫时刻停止受罚,直到受罪劫数尽方能离开地狱,称之无间地狱,哪有机会得到你所火化的纸钱(冥纸)呢?对他而言是多此一举,碰都碰不着,摸也摸不到,看也看不到,毕竟地狱唯有受苦,无暇碰摸看故,又何况冥纸(纸钱)是阳上之人对亡者一片好心诚意奉献赐与,烧纸钱(冥纸)是阳上眷属心理上的一种慰藉,令心安慰、安心、关怀,实际上地狱鬼道是收不到接不到的,仅凭着一张一叠一堆的纸钱(冥纸)就让亡者得到如此优厚的富贵,简直是天方夜谭、封神榜、水浒传、西游记,一一是人为因素,自演自导,编此虚构情节,瞒天过海的障眼法,可怕的大打妄语牌,行骗天下社会人,如是罪咎流传渊远至今,世人受蒙蔽既久已成事实,如是根深蒂固,有谁能动能摇改变如此雄厚的歪风与邪知迷信呢?深信有善根有大智慧能辨别是非的圣哲,观此邪见歪风,一语不发,唯然会心微笑,心知肚明,即此随风飘去!

简而言之,佛教是不烧纸钱(冥纸)的,如果有出家人或在家人烧莲花钱(冥纸)的话,这也是不如法的作为,这是佛门中的外道(梵语tirthaka)接受外道世俗之流在佛门内蕴酿蔓延,其罪业非浅,世间不当的迷信风俗已够同情可怜了,佛弟子若跟随而起舞的话,实在令人深感不可思议,你也参与外道邪见共业,壮大迷信而已!罪咎变本加厉也。

有咒语的纸张来摺莲花钱,甚至火烧咒语佛像,实乃不智之举,有毁佛像与经文咒语之过咎,有不敬法宝之罪,一错再错,接二连三连环错,这一连串的举动一一皆不如法是也!

五、为什么往生刹那,邀请法师开示助念那么重要?实际意义如何?
了生脱死,解脱轮回,顿断三界,成就佛道是每一位佛弟子最大的希望,也是终极目标。当临终之刹那,正是关键生死与解脱(梵语vimoksa)之际,也是三界内与出三界之别,更是往生净土与不得往生净土之分水岭,所以当佛弟子在命终时,出家法师(梵语dharma-bhanaka)帮助他开示佛法,可让亡者心开意解,万缘放下,执着放弃,挂碍消除,达到真正的看破、放下、自在、跳过,让亡者在世的智慧再度现前,因而使内心清净光明,法喜普现;再加上开示净土法门要义,使亡者能正念(梵语samyak-smrti)不失,了解西方极乐世界正报依报庄严的情景,也让亡者明白往生西方净土中,阿弥陀佛是我们的慈父,教导我们成就佛道的大导师;还有观音势至两位大士如同大学的教授,为我们教导佛学而成就道业的大士教授,更有数不尽的极乐世界清净大海众菩萨为同参道友,这一连串的正报是如此的殊胜难得,也让亡者明白依报微妙清净,大地黄金所铺,所住皆七宝庄严所成的楼阁,有七宝池、八功德水,清净微妙不可思议。如此一一为亡者开示净土神圣庄严的一面,令亡者法喜充满,乐意往生,生厌离心,欣求极乐,若能心境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舍弃娑婆(梵语saha)五浊恶世, 一心志求西方净土,再加上大众围绕念佛,临终者听后心生急切往生之需求,当下佛力与自力具足,往生西方净土不期而得,果真如此,今生此世便没有虚度一生,瞬间终结学佛者的毕生之心愿──往生净土。

所以邀请出家师父为亡者开示助念实在是紧要关头,岂可疏忽敷衍了事,生死(梵语samsara)是人生一大事,什么问题都可以忘记不做,但是邀请出家师父为亡者开示助念不可忘记而不做,毕竟这是往生与不往生净土的神圣大业。解脱与不解脱之大事,成佛与不成佛的神圣抉择。

佛弟子往往对往生净土的概念不甚体悟与清楚,家中若有人一旦往生,当下便乱了方寸,惊慌失措,心乱如麻,不知第一步应做些什么事情,料理亡者善后之事,便一一不如法频频而出,对亡者毫无助益,更有损及亡者往生净土的本愿,岂可不慎之!

兹当亡者刚命终之际,八小时之内的开示助念是相当重要的,因为亡者的神识若尚未脱离身躯,正处弥留状况,家属大小若有哭泣声,说话有刺激性的言谈,亡者亦有所得闻,心便呈现忧伤悲凄,心结丛生,挂碍留恋亲情之心即时产生,心若颠倒挂碍,便成往生净土的障碍;若有出家师父为亡者开示佛法助念佛号,当下能令亡者心地释怀,远离生离死别的忧虑与执着,因随大众念佛而得以往生净土,因此之故,家属中若有人百岁命终之际,理当恳切邀请出家师父为亡者开示助念佛号,毕竟,三宝(梵语tri-ratna)威德难思议。

更重要的事,便是事先立遗嘱以告家人,因为立遗嘱是保障自己往生净土的根本权益,立遗嘱的动机与意义,就是当你命终之际,恳请家人虔诚邀请你心目中的出家师父人选,为你往生净土来开示佛法与助念佛号,让你心开意解,念佛正念现前,蒙佛接引往生极乐净土为宗旨,出家师父的法号,佛寺宝刹、地址、电话,全部注明无有一漏,让家人清楚你的往生意愿,这么一来,这张遗嘱便成你往生净土的保障权益,家人必定会尊重你的心愿,不会违抗你往生净土的生死大事,最后成就佛道之人,也非你莫属矣!何况自己终其一生已受三归(梵语tri-sarana-gamana)、五戒(梵语panca silani)、菩萨戒的虔诚佛弟子!

如果在世没有立遗嘱为凭,当你命终之时,变数弹性可惧令你心寒,你命终躺在木板上有口难言,后悔也来不及了,伤害到你最严重的人也是你自己,自己把自己搞垮了,令你往生不成,花开见佛没有你的份,成佛度生便成空幻梦想了,这一连串的灾祸(往生不成反遭堕落),怪罪在你自己没有在现生中(活着的时候)写下遗嘱,所带来无法挽救的惨痛,一暴百千劫,再回头来是几时!

是故,千叮咛万拜托,唯愿佛弟子应履行在生就立遗嘱的正确选择,来保障自己往生净土的权益与意义,当下便是自救人救,自度人度,自利人利的美妙因果律也!更是今生念佛修行圆满的终结者。

六、盂兰盆会之由来为何?民间说七月是鬼月,佛教看法如何?
佛教与民间对农历七月或七月十五日之看法与意义是南辕北辙,是完全不同之内容与历史。
  
盂兰盆(梵语Ullambana)之音译,为汉语系佛教地区,根据盂兰盆经而于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举行超度历代宗亲之仪式。盂兰盆释为﹁救倒悬、解痛苦﹂之义。比喻亡者之苦,有如倒悬,痛苦之极。
  
据盂兰盆经所载,佛弟子目犍连以天眼见其母堕在饿鬼道,皮骨相连,日夜苦闷相续,目连见已,以钵盛饭,往饷其母,然其母以恶业受报之故,饭食皆变为火炎。目连为拯救其母脱离此苦,乃向佛陀请示解救之法。佛陀遂指示目连于农历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日(印度雨季期间,僧众结夏安居三个月,此日乃安居结束之日),以百味饮食置于盂兰盆中以供养三宝(梵语tri-ratna),能蒙三宝加被故得无量功德,而后其母始得饮食,并得救七世父母。
  
盂兰盆经云:‘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常忆父母供养,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顺慈忆所生父母,乃至七世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中国最早行盂兰盆会者传为梁武帝,据佛祖统纪卷三十七载,大同四年武帝曾至同泰寺设盂兰盆斋。又释氏六帖卷四十五载,梁武帝每逢七月十五日,即以盆盛众百味饭食五施诸佛寺。其后蔚成风气,历代帝王臣民多行此事以报父母、祖先恩德。
  
现今佛教寺院中于七月十五日,僧院循例举行盂兰盆会,在讽诵经典施食鬼道众生外,并有供僧大会,近年台湾佛教更酝酿订定七月十五日为僧宝节。此日亦为民间所谓之中元节,在民间之信仰,盛传此日地狱门大开,释放饿鬼之说,故民间多于此日屠杀牲畜,备办饮食,宴请诸饿鬼,亦请道士诵经超度,称为中元普度,世人以为可消灾免难,保佑平安顺利。
  
依佛教戒杀之立场观之,如此作法非但不能获益,反造贪瞋杀业,是故其意义与果报实在与佛教之盂兰盆会迥异,背道而行,欲升反堕也。
  
地藏菩萨本愿经云:‘劝于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假使来世,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人天中,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何况临命终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据本业自受恶趣(梵语durgati),何忍眷属更为增业。譬如有人从远地来,绝粮三日,所负担物强过百斤,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转复困重。’

七、家属往生为何暂时不能哭泣与移动?
人死亡后并非代表一切皆消灭,若连同神识亦灭,否定神识存在,这是邪见之唯物论。依佛法而言,构成整体生命存在是色心缘起论,不偏唯心与唯物。纵然唯物之四大已生灭乌有,但神识亦然存在,兹当命终之际,即随其习气(梵语vasana)、念力、业力所牵引,构成投胎转世,而轮回六道,投生六道之哪一道,由习气、业力、念力(梵语smrti-balani)所定夺,一般人是无法掌控支配,是名平等。
  
若有修有证之行道者,既已修证得解脱涅槃,即能随其意愿而得大自在。换句话说,可随其解脱法身乘愿再来度生,或自在出入六道之任何一道而得自在无碍,随顺因缘度众生,神通变化无障碍故。因为圣者自性解脱,妙用无方,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故。
  
一般凡人毫无修行,自性无戒定慧,心境柔弱,没有定力之功,遇事心性散乱,脆弱浮动,载浮载沉,漂渺不定,是故,当命终舍报之刹那,暂且将其躯体简单放平,千万不可哭泣或硬性搬动,何以故?因为刚命终者,虽已舍报,但神识犹存弥留躯体,在尚未离去之前,一切皆灵灵觉觉,清清楚楚于一心,若触动他,或哭泣哀嚎,亡者之神识亦有所听受,只是徒劳添增亡者忧伤之感,对他毫无利益,本可随其善业投生善道,但由眷属亲人之哭泣呼叫搬动之故,扰乱神识,触动身体,亡灵生大苦恼与憎恨,当下由善生转而堕恶趣,由是之故,我佛弟子应正视命终者之权益,亦即投生善道或往生净土之大因缘是也。

八、家属亲人如何为命终之家眷作功德?
为命终者作功德,是急迫需要,而且应在有效时间内;若超越时效为亡者作功德,亡者所得到之利益,几乎已微乎其微,甚至白忙一场,是故,为亡者作法事功德,理应如法而且时效应掌握住,不得散失。并为亡者诵经念佛,供养三宝(梵语tri-ratna),为亡者布施财物,然后普皆回向亡者,令亡者承此善因得生善道,并承佛愿力接引生西。为亡者作功德,应发自内心虔诚敬意,必得感应道交,亡者得利,蒙超善道。
  
地藏经云:‘临命终时,父母眷属,宜为设福,以资前路,或悬幡盖,及然油灯。或转读尊经,或供养佛像,及诸圣像,乃至念佛菩萨,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号,历临终人耳根,或闻在本识,是诸众生所造恶业,计其感果必堕恶趣,缘是眷属为临终人修此圣因,如是众罪,悉皆消灭。
  
若能更为身死之后七七日内,广造众善,能使是诸众生永离恶趣,得生人天,受胜妙乐,现在眷属利益无量。’
  
为亡者称念佛菩萨名号,亡者其神识若未脱离躯体,眷属家人大声称念佛菩萨名号,其神识耳根(梵语srotrendriya)所闻,能灭无量罪,得无量福,发愿即得往生净土。
  
地藏经云:‘若有临命终人,家中眷属乃至一人,为是病人高声念一佛名,是命终人除五无间罪,余业报等悉得消灭。是五无间罪,虽至极重,动经亿劫,了不得出,承斯临命终时,他人为其称念佛名,于是罪中亦渐消灭。何况众生自称自念,获福无量,灭无量罪。’